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十 的博客

我的文学园地
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广州小说三题

2009-12-7 10:08:53 阅读705 评论107 72009/12 Dec7

广州小说三题(短篇三题)

鲍十

西关旧事

1

自从几年前调来广州,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:写几篇反映广州生活的短篇小说,写一写广州的市井风情。为此,我还专门到荔湾区的一个街道办事处当了一年副主任(不是实职,叫挂职)。应该说,这一年过得蛮有意思。认识了很多人,见识了很多事,同时基本摸清了街道办事处的工作程序。

荔湾是广州的老城区,广州人称西关,旧时也叫西园。自清末以来,这里一直是商贾云集之地,很多人在这里发了财。在广州人眼里,西关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地方,许多事情都值得一说。尤可称道的是“西关小姐”。这些当年富商家里的“千金”,在人们日渐丰富的想象和描绘中,已经有了传说般的感觉。甚至有人专门写书介绍她们的生活情状,连爱吃什么零食都写到了。据说,她们喜穿素色衣裙,梳乌黑乌黑的长辫子,脚穿木屐,腕戴翠玉镯,最爱吃糯米糍……住便住在“西关大屋”。

大屋就是富商们的宅第,一般二至三层,正面开门。屋门多为三件套,包括脚门、趟栊和大门。趟栊很像现在的铁闸门,不过是用圆木做的(圆木杯口粗细),两端再用方木固定,就像放倒的栅栏。大屋内部十分宽敞。地上铺着“大阶砖”。可以想象,当年的西关小姐们,嫩白的脚上穿着光洁的木屐,“咯嗒咯嗒”地走在上面,样子定会十分好看。

史料记载,最盛时期,西关大屋一度多达八百多间。现在没有那么多了,只剩了几十间。这几十间大屋分散在西关的许多地方。只有一处比较集中,就是耀华大街。

挂职期间,我认识了一个人,确切地说,是认识了一个老人,用广东话讲,是一位阿婆。

作者  | 2009-12-7 10:08:53 | 阅读(705) |评论(107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新出版的书

2016-12-30 10:05:02 阅读253 评论54 302016/12 Dec30

2016年出版了一本书。有三个版本:平装本、精装本、毛边本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30 10:05:02 | 阅读(253) |评论(54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《生活书:东北平原写生集》自序

2014-8-25 17:20:36 阅读996 评论133 252014/08 Aug25

自序

编在这本书里的作品,我从1999年就开始写了,一面写,一面在刊物上零散地刊载,直到2013年,才算告一段落。这样断断续续,居然经历了十几年的时间。

现在想来,我当初能够坚持把这些作品写出来,没有中途放弃,实在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也正是在写作的过程中,我逐渐地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和感悟,包括对生活的感悟,也包括对文学的感悟。自以为,这些发现和感悟,都是有价值的。

我最初的想法,是想通过这些作品,让人们对中国东北的乡村社会有个大体的了解,包括历史的、政治的,以及人的命运、民风民俗,等等。我同时想做到一点:要使这些作品看上去不那么离谱,要基本真实,既不涂脂抹粉,也不夸大其词,尽力留下时代的真相。

在写作的过程中,我走访了一些村庄,同时也翻阅了一些史志。

有读过其中某些作品的朋友曾经问我:你这些故事是不是真实的?还问:这些作品是小说吗?

它们当然是小说。只不过,我强化了其中的写实感。确切一点儿说,它们可能是半真半假的,是似是而非的,或者,是似非而是的。小说,绝非只有一种或几种做法。至于小说如何做,包括什么样的小说才是好小说,历来都是见仁见智的事情。

在这些作品中,我确实有意识地放弃了一些东西,而选择了另外一些东西。放弃和选择,是每个作家都要面对的。在我,主要是放弃了大,选择了小;放弃了诗意,选择了驳杂。

在这次写作中,我要做的,可能仅仅是一种寻找,寻找一些被历史和现实忽略乃至遮蔽掉了的事情(在我们过往的生活中,确实有一些东西被忽略和遮蔽了,有的则正在被忽略被遮蔽)。而这些被遮蔽

作者  | 2014-8-25 17:20:36 | 阅读(996) |评论(133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短篇小说/冼阿芳的事

2012-9-7 13:19:22 阅读2402 评论153 72012/09 Sept7

冼阿芳的事

(短篇小说)

鲍十



冼阿芳的事,都是生活中的琐事……

冼阿芳是广州的“村”里人。这里所说的村,是指城中村。近些年,各地的城市都在扩大,有些原来位于城郊的村庄,陆续被扩进了城市的版图。城中村就是这么来的。在广州,比较著名的城中村是石牌村、杨箕村、猎德村等。就说石牌村吧,可能在全中国都有些名气的。我认识的一位作家,一度就住在那里,后来他写了一部小说,叫《石牌村的梦》,曾一时风行。小说写了几个从外地来到广州的女子,租住在石牌村。她们有的做文员,有的在超市收银,也有专吃青春饭的,总之五花八门。小说写了她们的辛苦、困厄、内心的挣扎。在作者笔下,这里是混乱的,拥挤的,处处都是“握手楼”、小档口、小食店、发屋,窄窄的巷子里人来人往,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食物和烂菜叶的味道,充满了浓厚的饱含着欲望和企图的气息。读来甚有意味。

冼阿芳的村叫上梅村。

跟上述几个村不同,上梅村是近几年才被扩进来的。另外,这里与市中心的距离也要远一些,不像那几个村子那样“发达”。也没有那么多的握手楼,没有那么多的发屋和小食店。除了村子四周忽然间疯长起来的一些高楼,再就是通了几路公交,本身仿佛并没有多大的变化。祠堂还是先前的祠堂,街巷还是先前的街巷。街巷上走动的,也多半是原来的老街坊、老邻居。可实际上,变化还是有的。比方,几年前就开了一间连锁超市,规模虽不是很大,但也够气派了。此外就是街上陆续出现了一些外地人,大概齐是来广州打工的,可能也有做生意的,操着天南地北的口音,最初三五个人,接着几十个人,都在村里租了房子

作者  | 2012-9-7 13:19:22 | 阅读(2402) |评论(153) | 阅读全文>>

访谈:我并不是一个机灵的人

2017-1-15 13:09:19 阅读282 评论25 152017/01 Jan15

鲍十:我并不是一个机灵的人

何晶(《羊城晚报》)

1.读我写的现实小说,你可能会产生一种传说的感觉

羊城晚报:从您的新书谈起吧,《东北平原写生集》里收录的短篇小说都以东北平原的某个村庄为小说标题,比如《大姑屯》、《翻身屯》、《蓝旗屯》等等。这些小说的写作时间跨度很大,从1999年一直到2013年,如此长时间地写作类似题材,这是您一开始就有的打算吗?

鲍十:这本书完整的书名叫《生活书:东北平原写生集》,实际是一个系列小说的合集。如你所说,这些作品我从1999年就开始写了,一边写一边在刊物上发表,发表时的总题目叫《东北平原写生集》,一般是两篇一组,现在的书名是结集的时候才取的,现在这个书名,可能会增加一点儿主旨性。开始创作这个系列小说时,我还在哈尔滨工作。我最初的想法,是想通过这些作品,采用具象的方式,描绘和表现我国东北的乡村社会,并试图将历史、人文、政治、风俗、自然环境等多种元素都囊括进来,不过实际写作的时候,这些想法并没有完全实现,只能说差强人意。这些作品的写作时间确实跨度很大,前前后后十五年,但老实说这十五年我并非只写了这一组作品,我还写了许多其他作品,包括那个电影《樱桃》,另外还有一些写广州的小说,诸如《广州小说三题》、《冼阿芳的事》等等,也是在这期间写出来的。实际上,这些作品是我断断续续写出来的,在这期间,我要不断地思考,思考成熟了,有感觉了,就写一篇,觉得没感觉,当然不会写,写也写不好。我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,没有中途放弃,是我认为这些作品有价值,可能会有文学之外的价值,我曾经在跟朋友开玩笑的时候说,随着时间的推移,

作者  | 2017-1-15 13:09:19 | 阅读(282) |评论(25) | 阅读全文>>

随笔/拜读汪曾祺小说有感

2015-4-9 23:15:17 阅读313 评论47 92015/04 Apr9

拜读汪曾祺小说有感

鲍十

喜欢汪曾祺的小说好多年了。

喜欢汪曾祺的小说,最初是从喜欢他小说中的“味道”开始的。他的“味道”,既体现在语言上,也体现在叙述的韵律和节奏上,同时体现在作品所讲述的事情和人物本身,总之是体现在他作品的整体的气韵上。

有人说,读汪曾祺的小说,会读出水的感觉,能感觉到水的灵动,水的美。他的小说是“轻”的,换一个说法,“不重”。读他的小说,你会觉得亲切、贴心,会感受到沁人肺腑的生活和人情(亦可说作人文)的气息,。

随着阅读的深入,我还逐渐看到了汪曾祺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另外一些品质。

比方说,他在“新时期”以来所写的小说,几乎没有一篇是涉及重大题材的。他也没有参与或借重一波接一波的文学潮流。——他对这些事情好像不是很“敏感”。他始终躲在“潮流”之外,写他自己的东西。写那些他所经见过的、所了解的、与自己有呼应的事情。他写故园往事,写西南联大,写张家口的沙岭子,写剧院里的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写老街坊们“吃兔头”……都是一些小事情和小人物。

其实这是很难得的。

往大里说,唯有这样的写作,才可以保持一个作家的相对独立的品格,不被牵着鼻子走,也会少受那些五花八门的、主流或非主流的、各种各样的思潮的干扰。同时,可以留下一些相对真实的东西,留下某些生活和思想的真相,从而保持一个作家所应有的诚实。

中国文学,可能一直都面临一个“去伪存真”的问题。

回想一下我们读过的小说,看过的影视剧,那种令人倍感虚假的、一厢情愿的、思想苍白而又狭隘的东西大概不会很少。

作者  | 2015-4-9 23:15:17 | 阅读(313) |评论(47) | 阅读全文>>

《扮演者手记》内容简介

2014-11-5 20:37:40 阅读510 评论44 52014/11 Nov5

        鲍十的这几部中篇小说,描写的都是城市知识分子。作品或讲述他们的心路和情感历程,或探求他们在时代风云变幻中的隐秘精神世界,或展现他们在面对强大的现实世界时内心所经历的迷惘、挣扎、认知及觉悟。

        《我的脸谱》讲述了一个大学毕业生在当上副处长之后被委派经商,因生意失败而亡命天涯,生活在逃亡与躲避的惊恐之中,个人尊严丧失殆尽。《芳草地去来》写的是一个支教青年高玉铭,在两年期满后选择了放弃回城而永久留在“芳草地”,他的选择是一种突围性的选择,也是重拾知识分子的价值和尊严的选择。《虚构游乐场》描写了一个遭受到爱情背叛和权力欺压的文化干部,离职后创办了一个“原始部落游乐场”,试图寻求另一种自我。《扮演者手记》则通过一个影视剧演员所扮演的不同角色,以手记的方式,对中国的历史进程做了一次探索性的演绎和展示。

作者  | 2014-11-5 20:37:40 | 阅读(510) |评论(44) | 阅读全文>>

创作谈/写我想写的,写我能写的

2014-7-17 16:46:51 阅读1017 评论128 172014/07 July17

写我想写的,写我能写的

鲍十

几年前,我曾经在广东的中山市参加过一个小规模的文学活动,临近结束的时候,主持人拿出来一个留言簿,让每个人写一句话,我便写了“写我想写的,写我能写的”这几个字。这并非我一时的灵感,而是我常常想起的一个问题。为什么要经常这样想呢?其实就是提醒自己,让自己心中有数。因为它会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另一个问题:你对待写作的态度。

一个作家想写什么或者能写什么(也可说成是写作的出发点),无疑会涉及到很多因素,其中包括作家个人的因素,也包括社会和时代的因素。说到作家个人的因素,则一定与他的生活阅历有关,与他的性格气质有关,也与他的阅读喜好有关(一个人为什么喜欢读这样的书而不喜欢读那样的书,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),归根结底,就是与他的整个心灵和精神境界有关。说到我对自己的要求,则是坚持写作从心灵出发,坚持写那些给过我触动的东西,或者与我的内心发生过呼应的东西,简单地说,就是坚持“写我想写的,写我能写的”,力争留下一点儿诚实的文字。应该说,这个要求并不算高。

若细说起来,“想写”和“能写”,其实也是有些区别的。“想写”是一码事,“能写”是另一码事。这个就不多说了。

我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。生活中也不是那种特别“灵光”的人。最突出的一点,是不会逢迎人。当然,对人的尊重和礼貌是有的,诚意也是有的。但要让我刻意去奉迎谁、讨好谁,我就做不到了。因为这涉及到了一个人的尊严。在我看来,尊严比成功更重要,也许比生命还重要。同样,在写作上,我也不会(或不想)去迎合什么。不会迎合某种观念,不会迎合某些潮流,甚至

作者  | 2014-7-17 16:46:51 | 阅读(1017) |评论(128) | 阅读全文>>

随笔/感动别人,温暖自己

2011-1-8 9:08:47 阅读1571 评论127 82011/01 Jan8

感动别人,温暖自己

鲍十

我是在北方乡村长大的。我的老家是东北平原上的一个村庄,偏僻也闭塞。记得当时家家都装有广播喇叭,这便是我们和外界沟通的唯一渠道。通过广播听新闻,听长篇小说和评书联播,还可以听生产队的通知。幸好有了广播,我们与外界才不至于完全隔绝。另外,我至今说不清楚为什么,在我们那个村子里,居然有很多喜欢看书的人,当然也有一些书,长篇小说和神话传说什么的。小说都是当年特别流行的,诸如《红岩》、《战斗的青春》、《烈火金刚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红日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雁飞塞北》、《红旗谱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三侠五义》等,甚至还有一本《醒世恒言》。这些书仿佛一种独特的“货币”,在每个喜欢读书的人手上“流通”,由于看的人太多,基本上都残破了。

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,这些书我就统统看过了。

大概就是这些书,在我心里种下了文学的种子吧?

听我妈妈说,我小时候是那种性格很蔫的人,但是很有“心眼儿”,平常很喜欢听大人们说话,听的时候一声不吭。妈妈说得没错。特别是听大人们说话这一点,我确实是那样的。当时生产队有个队房子,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那儿,因为那儿经常有人,而且他们一定会说话。他们的话题相当广泛,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(都是从广播里听来的)、历史上有名的人物(有真实的和虚构的)、本村发生的是是非非(包括男女之间的暧昧故事),还有一些农耕经验,等等。有时候可以

作者  | 2011-1-8 9:08:47 | 阅读(1571) |评论(127) | 阅读全文>>

中篇小说/生活书:三合屯记事(1)

2010-12-7 12:59:07 阅读1147 评论17 72010/12 Dec7

生活书:三合屯记事

(中篇小说)

鲍十

开宗明义

开宗明义:这是一部由若干个短篇组成的中篇小说,所讲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村庄。

查中国各地,对村庄的叫法多有不同。有叫“村”的,有叫“庄”的,有叫“堡子”的,有叫“圩子”的,有叫“寨子”的。江浙一带多叫“浦”,陕西的部分地区叫“塬”,云贵地区有叫“坝”的,等等。而在东北,或者再具体一点儿,在黑龙江省,则多半叫“屯”。

我的家乡三合屯,是平原上的一个小屯子……

三合屯约有五十几户人家,二百多口人。五十几户人家住在三条街上:一条叫前街,一条叫后街,一条叫腰街。每条街平均只有十几户人家。人家虽少,街却很长,稀稀拉拉的,少说也有几百米,因为每家都有一个很大的院子。院子当然越大越好。院里除了鸡架鸭架猪圈狗窝,还有仓房和厕所。不过这些都占不了多大地方,最大还是菜园。菜园里种着黄瓜茄子豆角香菜芹菜西葫芦大倭瓜。几乎家家都是这样。总之应时的青菜都是靠菜园来提供的。

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,三合屯就是我生活中一切。而且这绝不是我一个人的认识,三合屯的每一个孩子都会这么想——这里有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:那时候我们年纪太小,都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
我总觉得自己稀里糊涂,根本不知道那些年是怎样过来的。有时候,感觉时间过得飞快,不知不觉间,天就凉了,天凉了不算,还下起了雪。有时候,时间又过得特慢,慢得就像太阳睡着了。慢得我一整天不知道做什么,只好在街上东游西荡。当年我总是赤裸着上身(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),只穿一条妈妈缝的大裤衩子,有时候连鞋都不穿,光着脚丫子,沿着大街走过来,同时眼睛四处撒摸着,见了鸡撵鸡,见了狗赶狗。

作者  | 2010-12-7 12:59:07 | 阅读(1147) |评论(17) | 阅读全文>>

中篇小说/子洲的故事(3)

2010-11-12 12:18:27 阅读940 评论39 122010/11 Nov12

子洲的故事

(中篇小说)

鲍十

7

爷爷终于拿定主意让子洲留下来,他给子洲的妈妈写了一封信,说了这件事,说了子洲的想法,也说了自己的想法,他让子洲的妈妈放心,他能把子洲养大。爷爷写这封信写了好几天,感觉就像写一篇文章似的,写得极认真,写得深思熟虑,认为写得充满了道理。这时候,他倒担心起来,担心子洲的妈妈不同意,把信邮走以后,又担心了好几天,直到子洲的妈妈来了一封信。妈妈的信很短,写得也很客气,主要的意思是她同意这样做。爷爷一下子放了心。虽然如此,有些话还是让爷爷很不痛快,很伤心。比如她说,她和厚泽的婚姻,基本上是一个错误,因此子洲也是一个错误。但是,她说,无论如何,子洲是我生下的,从这点考虑,如果他将来需要我帮助,我还是会帮助的,如果他需要钱,我会给他的。

爷爷看完信,三把两把就扯碎了。爷爷骂道:“谁要你的臭钱!谁要你的臭钱!……”

爷爷没对子洲说起这件事。

又过了几天,学校开学了。学校的操场上一下子热闹起来。爷爷早就找了校长,把子洲上学的事安排好了。开学一分班,子洲被分到了初一(1)班。国泰、万良、程敢、吴二柱,还有娇娇,恰好也都分在这个班里。

昨天晚上,爷爷把子洲叫到跟前,对他说:“明天就开学了,听我说,你要好好学习,好好学习……”

爷爷的神情十分严肃,从来没这么严肃过。爷爷本来还想了一些别的话,却只说了这么一句,别的都没说。

爷爷站着,子洲也站着。爷爷看着子洲的脑瓜顶,子洲看着爷爷的纽扣。

子洲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作者  | 2010-11-12 12:18:27 | 阅读(940) |评论(39) | 阅读全文>>

中篇小说/子洲的故事(2)

2010-11-12 12:08:18 阅读901 评论5 122010/11 Nov12

子洲的故事

(中篇小说)

鲍十

4

爷爷家的屋门正对着操场。操场很平坦,边上立着几只单杠和双杠。那操场太大了,比子洲那个学校的操场起码大十倍。

爷爷家的屋门前有三级水泥台阶。没事儿的时候,子洲就坐在台阶上,望着空旷的操场想心思。子洲从前是极爱说话的,那时只要班级有什么活动,班会了,队会了,知识竞赛了,每次他都是主要人物,不过,因为爱说话,他也总是犯纪律,动不动就会被老师叫到前边去当“课堂观察员”。连子洲自己都没发觉,他现在说话少了。

他不爱说话了,只爱想心思。

子洲已经意识到,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多大的变化。当然,他并不后悔。这是他自己的选择,没人强迫他,爷爷没强迫他,妈妈也没强迫他。开始的时候,他还有点不适应,不适应这种变化。现在,他已经好多了。他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鸟,或者一只小兔子,一只小鸡崽儿。伤痛终有痊愈的一天。当然,伤痛会留下记忆。

他虽然充满了心事,却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。他的想法多极了,常常是刚想起一件事儿,刚想了一个头儿,就跳到另一件事儿上去了。

有一天,他决定到镇子里面去走走。

他虽然来到霞镇好几次,却还从未一个人在镇子里走过,每次都是爷爷或者爸爸带着他。尽管这样,镇子仍然给他留下了极深极好的印象。这里没有城里那份儿噪杂。这里十分宁静,十分朴素。这里的人好像全都互相认识,走在街

作者  | 2010-11-12 12:08:18 | 阅读(901) |评论(5) | 阅读全文>>

中篇小说/子洲的故事(1)

2010-11-12 12:03:27 阅读1011 评论36 122010/11 Nov12

子洲的故事

(中篇小说)

鲍十

1

子洲的爸爸死了。爸爸才四十多岁,得了肺癌。他抽烟抽得太多。子洲认为,爸爸就是抽烟抽死的。

爸爸是在子洲的眼前死去的。爸爸住在医院里。当时,只有子洲在爸爸跟前。妈妈那些天挺忙。妈妈在一个中外合资的公司里当公关部主任,据说正在跟什么人洽谈一个项目。

爸爸一直昏迷着。

子洲已经在爸爸的床前坐了半天。爸爸瘦得不像爸爸了。看着爸爸的样子,子洲心里非常难过(也有点儿害怕)。

后来,爸爸醒了。爸爸一眼就看见了子洲。爸爸的眼睛马上就红了。

爸爸说:“儿子……”

爸爸又说:“你要听你妈妈的话……”

爸爸接着说:“千万不要惹她生气……”

爸爸还说:“寒假和暑假,别忘了去霞镇看看爷爷……”

爸爸最后说:“去,把窗户给爸爸打开……”

子洲走到窗前,把窗户打开了。子洲再回到爸爸的床前时,爸爸就死了。

后来,子洲不断地回想爸爸的话。子洲知道爸爸在为他担心。子洲还知道,爸爸和妈妈感情不好。子洲说不出为什么,也说不出谁对谁错。

子洲的爸爸在艺术馆工作。爸爸还写小说。子洲以前常听妈妈吵爸爸:“你老写你那破玩意儿。你那点儿稿费连烟钱都不够!跟你说多少遍了,让你干点儿别的。哪怕摆个烟摊儿。你就是不听!”

作者  | 2010-11-12 12:03:27 | 阅读(1011) |评论(36) | 阅读全文>>

我的父亲母亲(电影视频)

2010-10-26 14:23:04 阅读802 评论56 262010/10 Oct26

作者  | 2010-10-26 14:23:04 | 阅读(802) |评论(56) | 阅读全文>>

随笔/我崇敬的作家

2010-9-21 11:07:33 阅读1045 评论51 212010/09 Sept21

我崇敬的作家

鲍十

古今中外的作家数以百千计。这些作家一定有你喜欢的,也有你不太喜欢的。你之所以喜欢某位作家,肯定会有缘故。你可能喜欢他的文字,喜欢他的故事,喜欢他作品里的人物,喜欢他描述的氛围和环境。更主要的,可能是你喜欢他作品里透露出来的气韵、思想、性情、气质、价值观、人生态度、为人(包括为文)处世的方式和原则。你会产生一种相知感,进而崇敬他,视其为楷模。

在大量的阅读之后,突然有一天,你会遇到这个人,这个作家。

你会豁然开朗,会为此感到欣慰。

汪曾祺就给过我这种感觉。

在众多作家中,汪曾祺可能不是名声最大的,但他的价值绝不容轻视。他一生的创作没有涉及重大事件和重大题材,没有借重任何文学潮流,只是专注于自己身边的“小事”,专注于生命旅程中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,包括童年时代的乡里乡亲。包括锡匠、做小生意的、小学教员、小和尚、牙医、接生的、民间画师、养鸡养鸭的、街头卖艺的、旧时代的大学生、农科所的农工、戏曲演员、小保姆。且观察和描写得那么细致,简直活灵活现。所用的笔致也温和圆润,晓畅练达。难能可贵的是,他并没有让他的人物承载过多的“意义”,所写只是人生的酸甜苦辣,人间的悲欢离合。但是,通过他们,你却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时代的信息,感受到他对社会的态度(无庸讳言,任何写作都是有态度的)。

我所崇敬的另一位作家是澳大利亚的帕特里克·怀特。

就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在中国的影响而言,怀特的影响似乎也并不大,名声远远不如海明威、福克纳、萨特、肖洛霍夫、马尔科斯等,也没有成为中国作家

作者  | 2010-9-21 11:07:33 | 阅读(1045) |评论(5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一点声明/鲍十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鲍十简介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广东省 广州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E-Mail baoshi2231@163.com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