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十 的博客

我的文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电影剧本/樱桃(上)  

2009-12-18 14:07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樱桃

   (电影文学剧本)

电影剧本/樱桃(上) - 鲍十 - 鲍十 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 鲍十

 

 

1

 

几只亮晶晶的樱桃悬挂在枝头上,开始的时候在轻轻地晃动,最后一点点静止下来。

 

2

 

这是一片色彩斑斓的山谷。此时,山谷笼罩在一片浓浓的雾气里,看去白茫茫的。山谷静悄悄的,静得可以听见蚂蚁爬动的声音。

 

3

 

雾气缓缓地漂移着,就像一片退潮时的海水。用不了多久,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就在雾气中显露出来。村子确实很小,只有十几户人家,十几幢房舍。房舍零散地分布在一个山坳里,坡上几幢,坡下还有几幢。远远地看去,就像随意摆放在那儿的积木。房顶多半苫着金黄色的茅草。村头有一条窄窄的山路,山路弯弯曲曲的,最后爬上了一道山梁的豁口。不用说,这就是村子与外面沟通的唯一通道了。

(一个青年女人的画外音:“这个小村庄叫艾村,我家就住在这里。这是个交通不便,出门就走山路的地方。我要讲的是20多年前发生在我家的事。那个年头,我家很穷。好在家里有个善于持家的奶奶,生活才勉强维持下来。但是后来,奶奶终究走了。那时候,我还没出生,关于家里发生的一切,也是后来我爹告诉我的。我还是从奶奶的葬礼开始讲吧……”)

 

4

 

远远的,有一伙人行进在山路上。这伙人越走越近,渐渐看出这是一个送葬的队伍。队伍稀稀拉拉的,最前边的一些人抬着一口老红色的棺木,其他人都跟在棺木的后边,他们不声不响,脸上一副悲戚的神情。

在送葬的队伍中,有一个人显得特别突出。他叫葛望,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长得又瘦又小,还拖着一条残疾的腿,走路一瘸一拐的。他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上衣,因其自身瘦小,衣服便显得很肥大。与其他人不同,他的头上还缠着一条白布,这说明了他与死者的特殊关系:那是他的亲人。因为这个缘故,他也是整个送葬队伍中最悲伤的人。

葛望哭得就像个泪人,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嚎啕:“娘啊,你走得太急了……你这一走,我们以后可怎么活啊……”

(画外音:“我爹是个老实巴交为人善良的传统的庄户人。他从小患了小儿麻痹症,腿有残疾。为了养活我们一家,他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,受了半辈子苦。今天,他第一次把压在心中的所有痛苦全部发泄出来……”)

 

5

 

送葬的队伍中走着一个女人,她就是葛望所说的樱桃。樱桃身穿一件白色孝服,走在葛望身后。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,身材细高,脸色黝黑中带着微红,头上梳着两根短辫子,完全是当地农妇的打扮。让人奇怪的是,此时她非但没哭,反而在傻乎乎地笑。

(画外音:“我娘有先天性痴呆症,是个智商低弱的人,她心地善良,有一种天性的母爱……”)

 

6

 

走着走着,樱桃在路边的草丛中发现了一朵小黄花儿,便悄悄离开送葬的队伍,径直朝花儿走去,还在花儿前蹲下身子,忘情地欣赏起来。

正在嚎啕的葛望,突然发现樱桃不见了,四处一瞧,很快看见了草丛中的樱桃,立即止住了哭声,大声喝道:“你这傻婆娘!跑那儿干啥去了?!”

樱桃被吓了一跳,马上站起来,似乎愣怔了一下,笑着咧了咧嘴,立刻回到了送葬的队伍。

经这一闹,笼罩在送葬队伍里的悲哀一下子就被打破了,气氛也霎时变得活跃起来,有人在偷偷地笑,有人甚至笑出了声儿。

 

7

 

葬礼结束了。

按照当地的风俗,死者家属要请参加葬礼的人吃一餐饭。

饭场就在葛望和樱桃家里,确切一点说,就在他们家的院子里。他们的家在村子的边上,有一方小院落。院落四周是一道用树枝夹起来的围墙,树枝东倒西歪的,看去有些破败。院子里有一幢茅草房。房子十分简陋,房顶下面是四面土墙,当然也有窗,窗旁钉着几根木橛,木橛上挂了一些串起来的干菜。

院里摆着几张从邻居家借来的饭桌。那些参加葬礼的客人围坐在桌前,正在大吃大嚼,有的人还在喝酒,显得十分热闹。

作为主人的葛望,则在几张桌子之间一瘸一拐地走来走去,忙着为客人添菜倒酒。因为腿不方便,使他显得忙乱不堪。每到一张桌前,都要跟客人说:“辛苦了辛苦了,多吃多喝,酒还有好多呢……”

送葬的客人则说:“知道知道,谁让我们是乡亲呢,这是应该的……”

除此之外,客人们之间也在相互说话。

有人说:“老太婆活了七十岁,这也算喜丧了……”

有人说:“她这一辈子可够辛苦的,这是享福去了……”

有人说:“这个家可全靠她撑着,她这一死,剩下这两个可怎么过呀……”

有人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憨人自有憨福哩……”

 

8

 

在客人们吃饭的时候,樱桃独自坐在一边。人们显然已经把她忘记了。她依然穿着孝服,只是不像先前那样傻乎乎地笑了。她看着人们吃喝,也看着葛望忙碌,似乎在极力回想着什么,眼睛里充满了恐惧。这样想着想着,突然扯开喉咙大哭起来。同时大声喊叫着:“哎呀!哎呀!葛望啊!葛望啊……”

所有的人都被樱桃哭得大惊失色。他们不仅停止了说话,还停止了咀嚼,都把目光转向了樱桃,诧异地看着她,不知道她是怎么了。

葛望最先反应过来,急忙放下手里的事情,来到樱桃身边,半是关切半是惊异地骂她:“哭什么哭?啊!傻婆娘,发疯啊你……”

樱桃哭得更凶了,一边哭一边直勾勾地看着葛望,嚎嚎啕啕地喊叫着:“葛望啊,你娘回不了家啦!她给埋土里啦!她再也回不了家啦!葛望啊……”

葛望终于明白了樱桃所要表达的意思,在那一瞬间,他受到了感动,眼睛都湿了。停了一下,他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樱桃……”声音也变得和蔼起来。

其他的人也都明白了樱桃的意思。一时间,他们也受了感动。

有人悄悄地说:“唉,这傻女子,这会儿才回过味儿来。”

有人跟着说:“别看她脑子不清爽,倒挺有‘人性’的……”

樱桃继续哭着,哭得撕心裂肺

 

9

 

天黑了。

一轮圆月挂在天上。

月光中响起了拉二胡的声音。

拉二胡的人是葛望。说起拉二胡,这该算作葛望的一门“手艺”。逢年过节,或者村子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,他的二胡就会派上用场,他也会从中得到一点儿微薄的报酬。正因如此,葛望也一直被村人看作一个多才多艺的人。当然,他拉二胡并非仅仅为了这些,更主要的,可能还是为了别的东西。举例来说,在心情不好的时候,拉上一曲,他会感到舒服一些。

客观地说,他拉的并不十分好。他的二胡也不好,已经很旧了,琴杆和调弦的旋钮似乎都有修过的痕迹。除了他自己,谁也说不上他是怎么得到这把二胡的。也许是别人送的,也许是他捡来的。也说不上他怎么就学会了拉它。反正,那都是很远的事情了,因为太远,所以也就不说了。

葛望坐在自家的院子里,在拉一曲当地流传的民间小调。

这会儿,那些吃饭的桌子已经没有了,院子里显得很空旷。

二胡的声音颤动着,听上去有一点儿苍凉。

 

10

 

在葛望拉二胡的时候,樱桃正在屋子里睡觉。她睡得十分香甜,蜷缩着身体,还流出了口水,偶尔磨磨牙或者说一句梦话。

 

11

 

葛望沉浸在苍凉的琴声里。

(画外音:“听我爹说,我娘是在苦水中泡大的,她从小无亲无故,是在我奶奶家长大的。我爹是个残疾,家里又穷根本娶不上媳妇,奶奶就劝我爹说:‘你啊,不要再嫌弃樱子了,谁让你是个残疾呢!不娶她你就得一辈子打光棍儿,好歹还有这么个女人……没法子啊……’”)

 

12

 

这件事情过去了,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。通常情况下,这种生活是平静的,尤其在这远离尘嚣的大山深处,吃喝拉撒,生老病死,仿佛这就是一切。

傍晚时分,天空一片澄净,几朵绚丽的晚霞飘荡在山峰的后面。

樱桃从远处走来。她走得很慢。因为背对着晚霞,整个身体都被太阳的余辉包裹起来,甚至形成了一团光晕。

樱桃渐渐走近了。此时的她,早已脱下孝服,穿上了平常的衣服。那是一身旧衣服,已经有些破烂。她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,嘴里嚼着野果子,还断断续续地哼着山歌,看去甚是悠闲。

一头母猪和一群猪崽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

13

 

樱桃来到了村头。这时候,正有几个孩子在那儿玩耍,其中有几个半大孩子,也有几个小孩子。樱桃看见了他们。

一看见孩子,樱桃立刻停住了脚步,歌儿也不唱了,脸上显出一副既贪馋又爱慕的神情,眼睛一下子变得亮闪闪的,还急忙吐掉了嘴里的果核。

樱桃站了一瞬,随即便丢下猪,甚至丢下了竹竿,快步朝他们走去,一边走一边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从山里摘来的野果子,捧在手上,全身心地笑着,一声接一声地说:“樱桃,甜……樱桃,好吃……”

孩子们也看见了她,他们停止了玩耍,先是怔怔地看着她,然后便一哄而散,向远处跑去,边跑边喊:“傻婆娘!傻婆娘!……”

孩子们跑远了,樱桃只好停下来,脸上依然笑着,孤零零地站在那里。那些鲜红的樱桃,一粒一粒地从手指间滑落下来,掉在了地上。

 

14

 

樱桃赶着猪群进了村,在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前时,突然看见一个小孩在门口玩耍,那是一个小男孩,大约四五岁的样子。

樱桃再一次停下来,眼睛再一次变得亮闪闪的,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既贪馋又爱慕的神情,讨好地笑着,朝他走过去,还伸出一只手掌,求情似地说:“噢,摸摸……噢,摸摸……”

小男孩先是吃惊地看着樱桃,继而害怕起来,眼睛骨碌骨碌地转着,一霎看着她的脸,一霎看着她的手掌,眼看手掌就要挨到他的脸上了,突然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。

樱桃被吓了一跳,手马上停住了,并且迅速缩回来。

小男孩一哭,很快就从门里走出一个女人,女人看见樱桃,说:“又是你!看把我儿子吓的!唉,走吧,快走……”

樱桃一副张惶失措的样子,赶紧离开了那里。

这时候,那些猪显得特别懂事,樱桃停下时,就在一边等着,见樱桃一走,它们马上也跟着走了。

 

15

 

樱桃回到了家。

一进院门,几头懂事的猪就“哽哽”地叫着,一个跟一个钻进了猪圈。

樱桃关好猪圈的门,刚要进屋时,正在厨房做饭的葛望从屋门探出头来,对她说:“别忘了喂鸡!”说完把头缩了回去。

樱桃停了一下,似乎这才想起来,转身到一个地方捧来一捧谷粒,嘴里发出一阵“勾勾勾”的唤鸡的声音。听见樱桃的呼唤,很快就有几只鸡跑过来——既有公鸡也有母鸡——聚拢在樱桃的腿边。

樱桃把谷粒撒在了地上。

 

16

 

做完这些之后,樱桃进了屋。她走过正在做饭的葛望,先在屋里晃了一圈儿,就像视察一样,最后又回到葛望做饭的地方,在一只板凳上坐下来,呆呆地看着葛望做饭。

葛望和樱桃的住处十分简陋,屋子里除了一些生活上必不可少的东西,再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就是那些生活必需品,也已经旧得不能再旧。整个屋子里,只有一张年画是新鲜的,画上画着一个白胖白胖的胖娃娃,胖娃娃站在一片荷叶上面,双手托着一条大鲤鱼。正是这张年画,给屋子增添了几许亮色。

正在做饭的葛望看了樱桃一眼说:“饭就好,去把手洗洗,盆里有水。”

樱桃不说话,看着葛望忙碌。

停了一瞬,葛望又说:“饿了吧?”

樱桃还是不说话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又停了一瞬,葛望又说:“赶猪没碰到什么事儿吧?”

樱桃仍然不说话。

葛望有点儿生气了,说道:“你这个傻子!你耳朵聋啦?”

这下樱桃说话了,她说:“你才是傻子!你是傻子!你傻子!你傻子!”

葛望扑哧一笑说:“好好,我傻,你不傻。”

樱桃得寸进尺,说:“你就傻,你就傻……”

葛望做好了饭,过来把樱桃拉起来,说:“快去洗手,吃饭了。”

樱桃终于去洗了手。

 

17

 

两个人坐在桌前,开始吃饭。

一旦吃起饭来,两个人就不说话了,特别是樱桃,就像换了一个人,看上去特别贪婪,狼吞虎咽的,似乎眨眼之间,就把一碗饭吃光了。

吃光一碗,再盛一碗。

在盛第三碗的时候,葛望伸手把她拦住了,说:“行了行了,不怕撑死啊你!”

樱桃很不情愿,不过还是把碗放下了。然后离开饭桌,进了里屋。

葛望也吃完了。他先是坐在桌前抠了一会儿嘴巴,随即便收拾桌子,刷锅洗碗。待把这些做完,他来到里屋门口,朝屋里看了一眼,见樱桃正在全心全意地看那张年画,于是说:“又看你的宝贝呢?啊,我到小卖店去一趟,一会儿就回来……”

说着离开门口,顺手摘下挂在墙上的二胡,用手提着,向外走去。

 

18

 

站在年画前边的樱桃,一直没说话。她一脸爱慕地看着年画上那个胖娃娃,脸上一副痴迷的神情,看着看着,还情不自禁地笑起来,并且用手触摸着,嘴里含混地说:“宝宝……好宝宝……”

 

19

 

葛望离开家门,走过村子的土街,来到了一间房子跟前。这就是他所说的是那个小卖店。小卖店卖一些油盐酱醋之类,也卖廉价的烟酒。因这家的主人姓王,所以叫做王二商店。王二商店并不大,还很简陋。一般来说,这样的地方总是人们喜欢光顾的场所。不光普通百姓,连村长这样的人也是常来的。忙碌了一天之后,人们喜欢凑在这谈谈天说说地,同时还可以交流一下各种信息。

还有一点,就是听葛望拉二胡。

葛望过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乡亲。他们有的在墙根蹲着,有的靠墙站着,有的正在抽烟。

葛望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向在场的乡亲点着头,神情有点儿谦卑,还特别对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说:“村长也在啊……”

被称作村长的人说:“啊,等着听你拉胡琴呢。”

村长话音刚落,其他人就说:“葛望是不是很伤心?老娘没有了……”

另外一个人也说:“幸亏还有樱桃,不然你还不孤单死……”

有人又说:“你真要好好感谢村长,要不是他做主,这样的女人你都娶不到的……”

有人笑了一声说:“樱桃傻是傻点儿,那心思可一点儿不差……”

听见这话,葛望有些不好意思。

这时村长咳了一声,说:“葛望你坐下吧。给我们拉个曲子。”

小卖店的老板娘随即说:“看见那个凳子了吗?那是专门给你留的……” 一边说一边抬手指了指放在商店门口的一只四角方凳,又补充了一句:“就拉那个‘红头绳’吧,大伙儿都喜欢听……”

老板娘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稍有一点儿胖,因家里富裕些,便显得有一点儿优越感。这会儿,她坐在柜台里边,身体斜倚在柜台边上。

葛望走到凳子跟前,坐下来,吱吱嘎嘎地调弄了一下二胡的琴弦,不知不觉间,神情也端庄起来,然后,琴弓一抖,拉起了那只当年非常流行的曲子。

乡亲们听得津津有味。

这是他们的“业余生活”。

一曲拉完,大家笑嘻嘻地鼓掌感谢。

 

20

 

天色渐渐黯淡下来,天空中的晚霞已被夜色覆盖住。不知何时,小卖店的老板娘打开了挂在门前木杆上的电灯,灯光水一样泼洒在小卖店前面的空场上。

朦胧的夜色中,樱桃走过来。不过,她并没有走到人群里来,在灯光的外边就停住了脚步。她也不曾说话,只是站在那儿向人群里张望,目光亮闪闪的,似乎还有点儿害羞。

有人发现了樱桃。这人恰好坐在葛望身边,他碰了碰葛望说:“看……”

很快,所有的人都看见了樱桃。而且,人们立即发出了一阵会心的喧闹,其中明显地有嘲笑的意思,当然也有理解的成份。

有人大声说:“哎葛望,你老婆又来叫你回去做房事了!多好的老婆啊!”

在场的人立刻哄堂大笑。

随即又有人说:“葛望快回家‘种地’去吧,樱桃想孩子都想傻了!”

一时间,气氛也变得十分活跃。

葛望十分尴尬,道:“这个傻婆娘,真把我烦死了……”

嘴上虽这样说,人却已经离开了凳子,走出人群,一摇一晃地朝樱桃走去,又和樱桃一道,慢慢走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 

21

 

葛望和樱桃回到了家。进屋以后,葛望顺手拉亮了电灯。樱桃走过来,立刻又把灯拉灭了。

葛望骂樱桃:“要死啊你!这么一会儿都等不了!”

樱桃没说话,黑暗中,听见她“嘿嘿”一乐。

屋里安静了片刻,接着便响起一种特别的声音,同时,隐隐约约看见一团影子在黑暗中蠕动。

 

22

 

天渐渐亮了,曙光透过窗户照在樱桃的脸上。樱桃睁开眼睛,愣怔了片刻,突然想起了什么,急急忙忙穿好衣裳,很快跑到镜子前边,撩起衣襟,左左右右地看起了自己的肚子。

葛望也睡醒了,睡眼惺忪地看了樱桃一眼,笑了一声说:“真是个傻婆娘!你以为这么快呀?”

樱桃仿佛没听见,仍然在镜子面前转来转去。

 

23

 

天大亮了。一轮朝阳升上了天空。村子在阳光下苏醒过来,传来各种各样的声响。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,听上去充满了生机。

一会儿,葛望出了房门,手里拿着一件农具,一瘸一拐地向院外走。走了几步停下来,大声对屋里说:“过一会儿把猪赶出去,别忘了!”说完走出了院子。

葛望刚走,樱桃也从屋里走出来,先拿起那根竹竿,又来到猪圈跟前,把猪们放出来,然后走出院子,领着那群懂事的猪向村外走去。

不久,樱桃和猪来到了一个山脚下面。这儿长满了绿草,草地上点缀着一朵一朵的野花儿。离山脚不远处,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水。

 

24

 

中午时分,太阳直直地照下来,天气有点儿热了。

樱桃慢悠悠地来到溪边,蹲下来,先捧起一捧水洗了一下脸,大概感觉很舒服,后来灵机一动,一下甩掉了脚上的鞋子,接着便迅速地一件一件地脱起衣服来,一副毫无顾忌的样子,直到把所有的衣服都脱光,完全露出了她饱满且充满青春活力的胴体。

脱下那身破旧衣服的樱桃,简直变了一个人……

居然还舒展了一下腰肢……

随即“扑通”一声跳进了水中……

也许溪水太凉,她当即尖叫了一声……

那以后,她便在水中扑腾起来,扑腾得水花儿四溅,一边扑腾一边哇哇乱叫,就像一个童稚未脱的孩子……

这时候,在离溪水不远的地方出现了几个走路的半大青年,他们都是本村的。几个青年听见了樱桃的喊叫,接着发现了樱桃,立刻停住了脚步。他们倍感惊讶,惊讶樱桃的美丽,也惊讶樱桃的大胆。他们先是站着,继而蹲了下来。他们脸热心跳,两眼放光,一声不吭。

几个青年看着看着,突然想出了一个坏主意。他们耳语了几句,便一起从蹲着的地方跳出来,一直来到溪边,拿起樱桃的衣裳,转身就跑,同时哈哈大笑。

樱桃听见笑声,发现有人拿走了自己的衣裳,情急之下,连滚带爬地跳上岸,带着满身亮晶晶的水珠儿,撒腿朝他们追去,一边追一边喊叫:“衣裳!给我……衣裳!给我……”

樱桃越追越近。

几个青年终于把衣裳丢在了河滩上,远远地停下来,一边笑一边看着樱桃。

樱桃气喘吁吁地来到衣裳跟前,并没有马上穿,而是三下两下捡起来,抱着往刚才下水的地方走去,同时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什么。

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。这样的事谁也不会放在心上,包括樱桃自己。

 

25

 

这天樱桃先回到家,把几头猪赶进猪圈之后,因无事可做,便在一个地方坐下来,看着院子里的那些鸡发呆。像往常一样,那些鸡正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地觅食。那其中有一只公鸡,还有几只母鸡。公鸡咯咯叫着,一边围着它的“妻妾”们转来转去,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。转着转着,突然跳到了一只母鸡的背上……

看到这个情景,樱桃立刻“呵呵”笑了起来,笑得欢欣鼓舞,一副情不自禁的样子,脸上的神情也活泼起来,甚至还拍起了手,一边笑着一边叫道:“踩蛋儿啦!踩蛋儿啦……”

恰在这时,葛望走进了院子。他干了一天活儿,看上去筋疲力尽。他看了樱桃一眼,不过并未说话,径直进了屋子,一进屋就躺在了床上——他太累了,打算休息一下。

葛望刚躺下,樱桃就跟进来。她满脸潮红,怪模怪样地笑着,一进来便直奔葛望,动手就拉他的裤子,同时嘴里还说:“要……要……”

葛望被吓了一跳,立刻坐起来,瞬间恼怒起来,喝了一声:“要什么要?还有没有个白天黑夜了?!”

说着抬起一脚,踢在樱桃的身上,一下子把她踢倒在地下。

樱桃愣了一下,随即大哭起来。

葛望又恼又烦,停了一会儿,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最后只好下了床,过来哄她说:“啊,别哭了,那是黑天的事,不能白天做……”

樱桃不听他的话,继续哭她的。

樱桃哭得没完没了,葛望烦得不行,只好大喝一声:“不许哭!再哭我打你!”

樱桃吓得一哆嗦,立刻止住了哭声。

 

26

 

过几天,樱桃又领着几头猪回到家,一进院子,就看见葛望在鸡窝那儿忙着什么。她觉得好奇,就凑过去看,见一只花母鸡一动不动地趴在一个草篓里,葛望则守着一对鸡蛋,先将鸡蛋一个一个拿起来,对着亮光照一照,接着便塞在母鸡肚子下面(也有照完不往母鸡肚子下面塞,放到一边的)。

樱桃好奇的不得了,眼睛瞪得滴溜圆,一会儿看看母鸡,一会儿看看葛望。

葛望一边忙着一边说:“这个母鸡趴窝了。”

樱桃“唔”了一声,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。

葛望又说:“趴窝就是孵小鸡……”说完,还模仿鸡雏叫了几声。

这下樱桃明白了,她显得特别高兴,马上学着葛望的样子,模仿鸡雏的声音叫起来,一边叫一边还模仿起鸡雏的走路的样子,手舞足蹈的。

 

27

 

天黑了,灯光像水一样泼洒在小卖店前面的空场上。一群人正听着葛望在拉二胡。

朦胧的夜色中,樱桃走过来,像从前一样在空场上的外边就停住了脚步。她不说话,随着二胡的旋律哼着歌。

一个乡亲发现了樱桃,碰了碰葛望说:“哎,樱桃来了……”

另一个乡亲接着说:“葛望,你老婆又来叫你生孩子了,不管刮风下雨,天天如此,干劲真高啊!”

在场的人立刻哄堂大笑。

葛望很尴尬,对樱桃大声说:“回去!快回去!你真把我烦死了……”

可是樱桃傻呵呵地站在那里,就是不走。葛望无可奈何,只好站起来,顺手捡起一根树枝,驱赶着樱桃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

28

 

又过了几天,葛望从外面回来,一进院门,就发现那几头猪在小菜园里啃吃青菜,不由特别恼怒,气急败坏地对着屋子喊道:“傻婆娘你在哪儿?你咋没去放猪?菜园这下毁了,毁了……”

一边喊一边把猪从菜园里赶出来,又赶进猪圈,关上了猪圈的门,然后怒气冲冲地进了屋,发现樱桃正在床上躺着,身上还盖着棉被。

葛望有点吃惊,以为樱桃病了,怒气立刻消了,并且急忙来到床前,说:“你病了吗?”说着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,又说:“也不烫啊!你这是怎么了?哪儿不得劲儿?”

樱桃并不回答,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,眼睛紧张地盯着葛望。

葛望顿生疑惑,一把掀开被子,看见满床都是鸡蛋,有些还被压碎了,弄得床上黄糊糊的。葛望心疼那些鸡蛋,说:“造害了这么多鸡蛋呀!你这败家婆娘!快起来!起来……”

樱桃紧紧拉住被子不肯起来,还学着鸡雏的叫声说:“唧唧……小鸡……唧唧……小鸡……”

葛望哭笑不得,说:“你这傻婆娘!你可真傻啊你……”

一边说一边手忙脚乱地把那些尚未被压碎的鸡蛋往出“抢救”。

 

29

 

小鸡们出世了。现在,葛望家的院子里又多了一道风景:每天天一亮,就有一群黄绒绒的小鸡雏,唧唧唧地叫着,簇拥着那只花母鸡,在院子里跑来跑去。做了母亲的花母鸡,显得特别神圣,同时又兢兢业业的,嘴里一天到晚不停歇的“咯咯咯”地叫着,似乎在招呼她的宝宝们:“跟紧点儿,跟紧点儿……”如果发现什么“好吃的”,她自己并不吃,而是“鹐”起来再丢下去,同时“咯咯”地叫着,招呼宝宝们过来吃,到了休息的时候,她便趴在那里,让鸡雏们钻到翅膀下面……

自从小鸡们一出世,樱桃就每天盯着它们看,看到高兴处,还会“呵呵呵”地笑……

 

30

 

有一天,樱桃又在看小鸡。看着看着,突然想起了什么,立刻走进屋,来到那张年画跟前,看着画上的胖娃娃……

 

31

 

傍晚,葛望干活回来了,一进院子,就看见了那几头猪,知道樱桃已经回来了,于是嘟嘟哝哝地说:“这傻婆娘,这么早就回来了……”接着便喊了两声:“樱桃,樱桃!”

葛望一边喊一边进了屋,发现樱桃并没在屋里,不由有点奇怪,自语道:“嗯?人呢?”

葛望在屋里转了一圈,突然发现墙上的年画被挖了一个洞——那个胖娃娃不见了。

 

32

 

这时候,樱桃正在村子里走来走去,脸上美滋滋的,见人就撩起衣襟,展示被她贴在肚子上的年画,并且说:“看,我有了娃娃啦!”

转来转去,还转到了小卖店那儿。这儿有更多的人。看见樱桃过来,有人打趣地说:“樱桃来买东西啊?”

此时的樱桃,突然显得满脸羞怯,当然还有幸福。来到众人跟前,先是静静地站了片刻(就像有意卖关子似的),然后哈哈一笑,继而突然掀开了衣襟,大声说:“你们看,我怀上娃娃啦!”

众人都吓了一跳,然后纷纷挤过来观看。连小卖店的老板娘都离开柜台,站到了人群后头。待他们看清楚之后,立刻“哄”大笑起来,有人居然笑得捧起了肚子。

有人说:“这就是你的娃娃啊?”

有人说:“哈,还是个男娃子呢!”

有人哄她说:“哈,你的娃娃真好看哪!”

有人还问她:“樱桃,这娃娃是谁的种啊?”

樱桃想了一下说:“葛望的呗!就他天天跟我睡觉……”

人们再次笑起来。

樱桃听不出人们笑声里真正的意思,也跟着人们笑,而且笑得十分得意,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。

看着樱桃的背影,小卖店的老板娘感叹了一声说:“这个樱桃,想孩子都想疯了……咳,真是命苦啊!”

 

33

 

樱桃回到了家,进院时看见葛望坐在门槛上,马上走过去,笑嘻嘻地对他说:“你要当爹了……看,我有娃娃啦!”说着再次撩起衣襟,给葛望看她贴在肚子上的年画。

葛望二话不说,一下从门槛上跳起来,上来就打了樱桃一耳光。笑呵呵的樱桃一下被打傻了,呆怔怔地愣在那里。

葛望一副特别心疼的样子,骂道:“败家货!那可是我花钱买来的,花了我两块钱啊……”

樱桃这才缓过神儿,吓得哭起来。

葛望越想越生气,片刻,突然站起来,并且大吼了一声:“你滚!快给我滚!”

樱桃吓得一激灵,本能地往后一缩。

葛望转眼间扑过来,双手抓住樱桃的肩膀,将她奋力向外面拖。同时嘴里愤怒地说着:“……滚得远远的!滚啊!傻了巴叽的,我再也受不了你了!”

樱桃挣扎着,死活不肯出门。葛望的力气毕竟大一些,所以最终还是把她拉到门外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樱桃在门外又哭又喊,还使劲儿地拍着门,把门拍得“砰砰”响:“我给你生娃!让我进屋……”

葛望更加来气,从墙角拿过一把扫帚,打开门冲出去,对着樱桃一阵乱打,一直把她打出了院子……

 

34

 

天已经全黑了。哭哭啼啼的樱桃在街上站了一会儿,然后便信步向村外走去。她形单影直,在街上踽踽独行,一边左看看右看看,最后来到村边,找到一个土坎,先坐了一会儿,然后将身上的衣服裹裹紧,蜷缩着身体在土坎下面躺下来。她睁着大大的眼睛,眼皮一眨一眨的,也许在想心事,好久好久,慢慢地从眼角流出了两滴眼泪……

周围响着夜的声音。

 

35

 

樱桃不知自己躺了多久,在她似睡非睡间,隐约听见了什么声音。她一时很害怕,便用力地缩脖闭眼。不过,这声音又使她很好奇。过一会儿,她又把眼睛睁开了,脖子也伸出来,还悄悄地从地上坐起来。

樱桃刚坐起来,立刻看见了一个人。这人慌里慌张的,怀里好像还抱着一件东西。这人四处看了看,似乎在察看地形,后来便把那件东西放在了地上,在后来,这人就一溜烟地跑走了,速度十分快。

看看那人走远了,樱桃迅速从土坎后边站起来,来到了那件东西跟前,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一看,看见了是一个婴儿……

樱桃立刻把婴儿抱在怀里,随即便“呵呵”地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啊,宝宝……宝宝……”

然后,抱着婴儿就往村里走(完全是下意识地),速度也十分快。一直走到自家的门前,大概想起了傍晚那件事情,才停住了脚步,迟疑起来……

 

36

 

天亮了。

葛望一觉醒来,想起被赶走的樱桃,心里忽然有点儿不安,急忙从床上爬起来,嘴里嘀咕着:“这傻婆娘,这一晚在哪儿睡得呢,不会出什么事儿吧……”

一边嘀咕一边向外边走,打算出去找一找。待推开房门,发现猪们不知什么时候从猪圈里跑出来了。赶紧走过去,想把猪重新关进猪圈。走到猪圈门口,突然看见里边躺着一个人,仔细一看,原来是樱桃。

葛望又惊又喜,急忙把樱桃碰醒了。樱桃看见葛望,马上吓得向后躲了一下,还急忙用手护了一下身边的一个包袱。

葛望觉得奇怪,问:“嗯,那是啥?”

樱桃更害怕了,连声说:“别……别……”

葛望说:“别怕,我不打你了……那是啥?”

樱桃怀疑地看着葛望,一边把婴儿抱在怀里。

葛望终于看见了婴儿,吓了一跳,说:“啊,哪来一个孩子?走,快进屋!”

说着一把拉起樱桃,樱桃抱着婴儿,一起进了屋。

 

37

 

婴儿哭起来。

(画外音:“这就是我。我一出生就没见过我的亲生父母。当时实行计划生育,夫妻只能生一个,再加上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,农村又缺少男劳力,我这个女孩儿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……”)

 

38

 

葛望很着急,还在问樱桃:“……这么一个大活人……快告诉我,哪儿来的?”

樱桃根本不回答,只在一心一意地哄婴儿,嘴里发出一种嗯嗯啊啊的声音,说:“噢……噢……好宝儿不哭了……不哭了……好宝儿不哭了……”

后来还解开了衣襟,把乳头喂进了婴儿的嘴里。婴儿暂时不哭了,开始使劲儿地吸吮樱桃的奶头。

葛望心里不踏实,前后左右地打量着婴儿,又说:“这小被子还挺新的……不是你偷来的吧?”

婴儿什么也吸不到,吐出了奶头,又哭起来。

樱桃想了一下,马上有了主意,抱着婴儿来到外屋,掀开锅盖,用勺子从里面舀了一点儿昨晚剩下的米汤,先放到自己嘴里暖了一下,然后又一点点喂给婴儿。婴儿终于不哭了,瞪着一双黑漆一样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樱桃。

在樱桃做这些的时候,葛望一直跟在她的身边,这时,他又说:“要么是你捡的?”

樱桃没说话,也在直勾勾地看婴儿,看着看着还笑了一声。

葛望说:“笑什么笑?跟你说话呢!是不是你捡的?”

樱桃“嗯”了一声,似乎才听见葛望的话,接着点了点头。

葛望苦笑了一下,说:“看你傻乎乎的!说说怎么回事儿……”

孩子又哭了。樱桃不搭理葛望了,急忙打开裹在婴儿身上的小被子,发现婴儿在被子里拉了一泡屎,马上拉起婴儿的双腿,并顺手从床上扯过一块布,给婴儿擦屁股。

在樱桃解开小被子的时候,葛望突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包袱,立刻拿起来,打开一看,见是一罐奶粉,还有一个信封,一下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,先拿起奶粉看了看,说了一声:“噢,奶粉……”

随即把奶粉放下了,拿起了信封,掀开封口,朝里面一看,立刻惊得张开了嘴巴,却没有发出声音,接着很快把信封里面的东西出来,原来是几张零散的纸币。葛望用手在纸币上划拉了几下,似乎想看看钱有多少。这样一划拉,又从纸币的底下划拉出一张折着的纸条。

葛望拿起了纸条,努力看了一会儿,然后咕咕哝哝地念道:“各位大慈大悲的好心人,不管你是谁,只要你碰到这个孩子,孩子就是你的了!我真心诚意地求求您,一定要好好待她!我给你磕头了!我愿意把头磕出血来!另外,我给孩子带了一袋奶粉,外加一百块钱。我知道钱很少,可我就有这些,你就担待一点儿吧……”

葛望念完,歪着头想了一下,然后说:“怪不得,原来是个女娃……”

这当儿,樱桃也忙完了,在把婴儿仔仔细细地重新包好后,她忽然看见了那罐奶粉,便拿起来看了看,开始还有点儿纳闷,后来似乎想起了什么,立刻“嘿嘿”地乐了……

不料葛望立刻呵斥道:“乐什么乐!你这个不知愁的……”

樱桃当即禁了声。

(画外音:“我就这样来到了这个家。他们还给我起了名字,小名叫红红。名字是我娘起的,不知道她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……”)

 

39

 

傍晚,村长慢悠悠地走进了葛望家的院子。快到院子中间时,他停顿了一瞬,喊道:“葛望在家吗?”

葛望也大声说:“在呢,在呢……”

随着话音,葛望出现在门口,接着又说:“啊村长,快进屋快进屋!”

葛望和村长进了屋。这时候,樱桃正抱着红红坐在床上,一边不停地晃悠,一边咿咿呀呀地哼着什么,总之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。村长远远地朝那边看了一眼,在地下的一只板凳上坐下来。

葛望说:“村长……是不是有事?”

村长嗯了一声说:“这个,村里人都说,你家抱回一个孩子。一整天吱吱哇哇的,想不知道都不行,你说呢?这可是件大事情,怎么说我也得过来问问……”

葛望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跟你说吧,这孩子是樱桃捡来的……”

村长惊讶说:“捡来的?什么时候?在哪儿?”

葛望说:“就昨儿晚上。不知道哪儿捡的,好像是村头吧,你问她好了……”说着朝樱桃那边看了一眼。

村长很知趣,摇摇头,意思是算了。

葛望走到一边,拿来那个纸条,说:“看看这个,看看你就明白了……”

村长接过纸条,仔细地看着。

葛望在一旁说:“这下你信了吧?”

村长说:“哦,什么人哪这是?我看这字像个女人写的……”

葛望想了想说:“村长,要不你把这孩子抱走吧。我不想要她。真的。终归是捡来的,再说,还是个女娃……”

村长说:“你说啥?”

葛望又说:“我说不想要这个孩子。我穷得叮当的,两个人都不够活,养个孩子那么容易嘛……就那一百块钱,够几天花的呀……”

村长说:“这个,让我想想……”

坐在床上的樱桃一听见葛望的话,立刻紧张起来,一时脸色都变了,紧紧地抱住婴儿,同时嘴里发出一种近乎凄厉的声音:“不!别!不……”

村长看了樱桃一眼,慢慢地站起来,一边往外走,一边对葛望说:“这么着,葛望,这娃儿你先养着,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。怎么说也是一条命……”

 

40

 

村长走出葛望家的院子,看见一帮乡亲站在门外,有点儿奇怪说:“在这儿干嘛?你们……”

人群里有个人说:“问清楚了吗?孩子哪儿来的?”

村长说:“咳!捡的,樱桃捡的……”说着挥了下手,“好,散了散了……”

乡亲们慢慢散去了。

 

41

 

天黑了。

樱桃在安顿睡觉的床铺。现在的樱桃,几乎换了一个人,做起事来十分麻利。她先在床的里侧给红红铺了一个小床,又在床外给自己铺了一个大床,而把葛望的被子拿到了一边。

在樱桃做这些的时候,葛望就在旁边看,看着看着生气地说:“你干嘛?让我睡哪儿去?啊?”

樱桃看了葛望一眼,抱起被子塞到葛望的怀里,意思是:你愿意睡哪儿睡哪儿!不过没说话。

葛望气哼哼地又说:“要造反哪你!把那野崽子抱走,我就睡这儿……”一边说一边把被子往床上一扔。

樱桃见状急了,把被子拿起来,再次塞到葛望的怀里,接着便往外推他,似乎变得力大无比,一直把他推到死去的老娘以前睡过的床边,然后转身就走。

葛望气得直跺脚,骂了一句:“你这傻婆娘,这么心狠呀!”

樱桃就像没听见一样,径直回到原来的屋子,还把门插上了,随即来到了床边,无限爱怜地看着熟睡的红红,看着看着还“嘿嘿”地乐了。

 

42

 

夜深了,葛望被一阵婴儿的哭声惊醒了,恼恨地坐起来,双腿垂在床下,揉着眼睛,后来下了床,摇晃着走到樱桃和红红的房门前,在门板上拍了两下,喊道:“三更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啊?”

说话间突然发现门板上有一条门缝儿,还有一道昏红的电灯光从那儿泄漏出来。他不再喊了,立刻把眼睛对准门缝儿,好奇地朝里面张望。

葛望看见樱桃正在给红红换尿布。不过,因为门缝太窄,看得并不全面。他的目光时而落在樱桃的脸上,时而落在樱桃圆润结实的臂膀上。

樱桃脸上一片笑容,在换尿布的同时,嘴里还不停地哼着什么曲调,在曲调的间歇,偶尔还说上一两句什么话儿。

葛望看了一会儿,似乎有点儿入迷了,不过后来还是清醒过来,自己对自己说:“这婆娘……看来以后是没有好日子过了!”

说完离开门口,一瘸一拐地回了屋,接着睡觉去了。

 

43

 

次日,葛望赶着那几头猪走出家门。看得出他在生气。他拿着樱桃平日赶猪用的细竹竿,不停地在猪们的头顶挥来舞去,嘴里还骂咧咧:“妈的,快!你们这群死东西……”

巧的是,葛望刚出院门,就碰上了一个乡亲。

乡亲看见葛望的样子,笑着说:“葛望放猪去啊?樱桃呢?”

葛望哼了一声说:“樱桃,在家看孩子呢……”

乡亲说:“哦对对,我想起来了……”

乡亲说完话走了。

葛望赶着猪向村外走去,一边走一边恼怒地自语:“真没见过,一个大男人放猪……看来以后真没好日子过了!”

 

44

 

晚上。

红红在哭闹。樱桃坐在红红身边,她俯下身看了看,说:“啊,红红饿了吧?等会儿,等会儿……”

葛望躺在自己的床上,不停地翻着身,看上去有点儿烦躁。

这时里屋门开了。樱桃拿着那袋别人留给红红的奶粉来到厨房,又从碗橱里取出一只碗,接着从水缸里舀了一碗水要给红红冲奶粉。葛望见此情景立刻从床上跳下来。

葛望情急喊道:“慢!这是凉水,不能冲奶!”

樱桃吓了一跳,手上拿着那碗水,一动不敢动。

葛望摇摇头,走过来,拿过樱桃手里的碗,又提起热水瓶,把热水倒进碗里。

樱桃怔怔地看着葛望所做的一切。

奶粉冲得了,樱桃接过葛望手里的碗,还朝他憨憨地一笑,转身进了屋。

红红不哭了。

喂完红红,樱桃再次从屋里出来,把碗洗干净,重新放进碗橱。

就在樱桃想回屋的时候,葛望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,如狼似虎地扑到樱桃跟前,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。樱桃吓了一跳,“啊”了一声,惊惶地看着葛望。

葛望笑了一下,喘着粗气说:“来呀……来呀……来呀……”一边说一边把樱桃往自己的床边拉。

樱桃明白了葛望的意思,马上用力掰开葛望的手,并且一下子把他甩到一边,连声说: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葛望趔趄了一下,险些跌倒,待站稳了,便气咻咻地骂道:“他妈的怎么啦?你这个傻婆娘!看我怎么收拾你……”

樱桃根本不理他,很快回屋去了。

葛望气得不行,却又无可奈何,使劲儿跺了几下脚,终于不骂了,还长长地叹息了一声。

 

45

 

又一天的傍晚,葛望和樱桃正在吃晚饭,樱桃吃的狼吞虎咽的,葛望忿忿地说:“你吃慢点儿行不行?这一会儿,野崽子死不了!”

樱桃不说话,照旧那样吃。

葛望心里不是滋味,自言自语道:“唉,自从有了这个野丫头,家里就闹得鸡犬不宁,把她送人算了!”

听见这话,樱桃突然停下来不吃饭了,紧接着,又突然大声哭起来。

葛望不耐烦地说:“怎么了你?平白无故地你哭个啥!”

樱桃不回答,仍然大声哭着。

葛望想了想,明白了樱桃的意思,说:“好了好了,不送,不送行了吧。”

樱桃突然不哭了,还嘿嘿地一笑。

就在这时,又从屋里的传来了红红的哭声。听见哭声,樱桃马上放下碗筷,急急忙忙地朝屋里跑去。

葛望看着樱桃的背影,嘴里“哧”了一声,随即也放下碗筷,慢吞吞地站起来,把碗筷胡乱地放进一只旧饭盆里,从墙上取下二胡,懒洋洋地说了一声:“我上小卖店去了……”

说着走出了房门。

 

46

 

葛望一瘸一拐地来到小卖店。

像往常一样,小卖店前边依然有很多人,大家或坐或站,正在说话。看见葛望过来,人们马上就把目光集中过去,并且纷纷跟他打招呼。

有人说:“葛望,好几天没见你来这儿了。”

有人说:“有人看见你放猪去了……”

坐在柜台里的老板娘打断了他们说:“先别七嘴八舌的!有话等人家坐下再说。来,葛望大兄弟,过来,坐这边……”

葛望看去有点儿尴尬,呵呵笑了一声,绕过几个人,走到人群里头,坐在他以前常坐的凳子上。

刚坐下,就有人说:“葛望是不是挺忙?不管怎么说,你也算当爹了……”

有人说:“也不知那孩子啥样?天抱过来让我看看……”

有人说:“樱桃那么想要孩子,疯了似的……这下高兴了吧?”

有人说:“可惜是个女娃子,要是男娃就好了……”

老板娘似有些不高兴,说:“女娃子怎么了?女娃就不是人了?”

那人辩解说:“我不是那意思。我是说,这下樱桃自己就不用生了。这可是有政策的,一家只许要一个娃,有了这个娃,就没有指标了……”

葛望一直没吱声,听见最后这句话,马上警觉起来,说:“你是说……我就不能……”

老板娘说:“葛望别听他胡吣!给我们拉二胡吧!”

有人附和道:“对,快拉吧葛望,我们都等了半天了……”

葛望回过神儿来,说:“啊,好。今天拉个啥呢?”

有人说:“啥都成,随你……”

葛望想了想,拉起了一支曲子。琴声吱吱嘎嘎的,谁都听得出来,他今天拉的一点都不好,听上去乱七八糟。

刚拉了没几下,就有人说:“不好听不好听……葛望今天怎么了?拉得干巴巴的,换一个换一个……”

想不到葛望说:“换什么换?我不拉了还不行吗?”

说着果然站起来,拎着二胡就朝人群外边走。

大家一时都很尴尬,有人喊他:“葛望你怎么了?你看这多不好!回来,快回来……”

葛望就像没听见一样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

47

 

葛望回到家里。

夜深了,葛望还没有睡,坐在床上一只接一只地抽着烟,烟头的微弱的火光不时地在他脸上闪烁一下,让人觉得他很烦躁。

(画外音:“……爹对我的到来不是很欢迎,本来就有一个吃闲饭的,现在又添了一个我,不就更累赘了?即使长大了也干不了农活,所以爹一直很恼火……”)

 

48

 

次日上午,太阳挂在半空中,阳光懒洋洋地照耀着樱桃家的小院子,院子里一片宁静。

这时候,樱桃抱着红红走出屋门,来到院子里。樱桃满脸的笑,出来以后坐到了一个木墩上。

红红身上裹着一条小被子,就是当初捡来时裹的那一条。

樱桃坐下后,把红红靠在臂弯里,让她面对着院子中间,并指着让她看那只花母鸡和那些小鸡雏。

几天过去,小鸡雏们似乎又长大了些。它们都欢蹦乱跳的,不停地唧唧唧地叫着,簇拥着花母鸡,跑来跑去。

花母鸡则一脸严肃,时时不忘母亲的职责,两只豆粒儿似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,照顾它的每一个孩子。

一会儿,樱桃对红红说:“红红看,唧唧唧,唧唧唧……”

停一下,樱桃又说:“‘勾勾勾’是娘,‘唧唧唧’是红红……”

又停一下,樱桃又说:“‘唧唧唧’是娘的宝贝蛋……”

红红似乎听懂了樱桃的话,突然咧开小嘴轻轻笑了一下。

樱桃高兴的不得了,又说:“红红会笑了,啊,娘的宝宝会笑了……”

一边说一边把红红紧紧地抱在怀里,还用嘴不停地在红红的脸上亲,直到把红红亲得哭起来。

樱桃吓了一跳,赶紧停下来,紧张地盯着红红看。

红红继续哭。

樱桃看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了什么,抱起红红进了屋,直接过去拿奶粉,拿起盛奶粉的袋子一看,才发现里边已经空了。

樱桃呆呆地站在那儿,不知怎么办好。

过了半天,似乎有了一个什么主意,急忙把仍在哭叫的红红放在床上包包好,一边嘟嘟囔囔地哄着红红,说:“红红不哭……红红听话……红红饿了……娘给红红找吃的去……”说话间又拿起那只盛奶粉的空袋子,抱上红红走出了家门。

红红不哭了。

 

49

 

樱桃来到街上,向小卖店的方向走,一会儿就到了小卖店跟前。

小卖店依然街聚着一些闲散的乡亲,一看见樱桃和抱在怀里的红红,他们立刻围上来,争相跟樱桃打招呼,言语中带着嘲笑的口吻。

有的说:“啊,樱桃总算有孩子了!”

有的说:“樱桃真能干啊,是葛望配的种吗?”

说话间还七手八脚地扒着红红的小脸蛋儿左瞧右看。

又说:“小家伙长得满带劲儿,又像葛望又像樱桃……”

还说:“小眼睛多精怪,小鼻子多挺托……”

此时的樱桃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不仅高兴,还特别自豪,特别得意,简直可用心花怒放来形容,由于兴奋,脸色红扑扑的,而且一直咧着嘴呵呵呵地笑。

这时候,坐在柜台里的老板娘也从柜台里走出来,边走边大声说:“我看看,我看看……”

出于对有钱人的畏惧和尊重,其他人赶紧给老板娘让出了一条路。

老板娘来到樱桃跟前,像别人一样,也扒着红红的脸蛋儿看了看,然后便粗声大嗓地说:“哎呦,长得这么俊呐!看着小脸蛋儿,就像粉团儿似的,可真稀罕人儿啊!”

旋即问道:“给孩子起名儿吗?叫啥儿?没起我给起一个……”

樱桃这时显得特别忸怩,声音低低地说:“起了,叫红红……”

老板娘说:“听见没有,叫红红,名字也怪好听的……是你起的?”

樱桃仍旧低声说:“嗯……”

老板娘说:“看,谁说我们樱桃傻,我看一点儿都不傻呢……”

听见这话,樱桃立刻呵呵呵地笑了,这一笑,反倒露出了傻相。

老板娘一下笑了说:“哈,刚说你不傻……”说话间看见了樱桃手里的空奶粉袋子,问道,“还拿这个奶粉袋子……莫不是要买奶粉?”

樱桃似乎已经把这件事情忘记了,现在忽又想起来,忙说:“红红饿……”

老板娘马上说:“来……”

然后拉起樱桃,一起走进小卖店,她自己走进柜台,在货架上拿下一袋奶粉,豪爽地说:“拿去吧,就算老娘送你了……”

樱桃拿过奶粉,呵呵笑了一声,转身就朝外边走去。

老板娘愣了一下,喊了一声:“知道冲多少吗?”

樱桃回了一下头,不过并未说话,一路呵呵呵地乐着,朝家里走去。

大家都看着她的背影。

这时有人说:“这个傻婆娘,白送她一袋奶粉,连声谢都不说……”

老板娘说:“嗬,我看她一点儿也不傻……”

大家还看着樱桃走去的方向,不过她已经走远了,走得看不见了。

 

50

 

这时候,一个“阴谋”正在威胁着樱桃。“威胁”不是来自别人,恰恰来自葛望。有人远远地看见,就在那天下午,在樱桃以前总来放猪的河滩上,葛望鬼头鬼脑地跟一个城里模样的人说了一会儿话儿。他们说话的时候,旁边还停着一辆红色的小汽车。说完话以后,葛望跟那个城里人上了小汽车,小汽车又悄悄地开到了村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