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十 的博客

我的文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短篇小说/秋水故事  

2009-12-09 12:30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秋水故事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鲍十

 

1

 

秋凉了,因此太阳就特别的金贵。阳光漂浮在远处的芦苇丛上,就像一片薄纱。还有水,秋水,极静极静,十分的清澈。水中融了天的蓝,云的白。芦花儿开得蓬蓬勃勃,有落下的,就在水里,浮成一片一片。

这会儿,老金头正在水边看着,看着水里的天,水里的云,水里的芦花儿,被太阳照着的身子,极其的舒坦,满脸的皱纹,都陶醉地舒展着。他已经看了好久了,目光空空的,出着神。

这儿叫片泡。好大的一片水!也有好多的鱼,鲤鱼、草鱼、鲢鱼,都有。插上(一种捕鱼工具),只一夜,第二天起了,哪个“堵”里都能倒出三五十斤鱼来。这便引来了打鱼的人,水边也就搭起了一间间鱼窝棚,并且盘了锅灶火炕;有的简易些,几根木头支在一起,再苫上些稻草,就成了。

就在这时,在老金头的眼界里,远远的,突然闪出了一个人影,穿一件红上衣,就像一簇火,燃着,跃动着,极轻盈。再近一点儿时,就看出是一个女人了。在这女人的背后,天空愈发地蓝了,衬着她,更加的鲜艳。

女人无声地移动,老金头盯住了她,久久的,眼便花了……

 

2

 

桂芬没有看见老金头,她只是看见了这间渔窝棚,便轻盈地来了。她是搭一辆顺路的马车从老家过来的,下车后又步行了四五里路,口早渴了。窝棚大敞着门,朝里面看了看,见里面暗暗的,任啥都模糊着。

桂芬一时有点儿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进去。正迟疑间,已经惊动了一条大狗,黑豹一样从山墙的后面扑出来,严厉地叫着,吓得她扭头就跑。幸好狗并没有追。待她手按胸口,回头一看,才发现狗被一根铁链链着,不过仍然在叫,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。

这当儿,老金头刚好走过来,急忙喝住了狗。看女人时,见她梳着齐耳短发,面相嫩嫩的,额上已冒了汗,一手按在胸口上,腰身也十分苗条……人却不认得。

桂芬见来了人,马上说:“这狗……好凶啊。”

老金头笑了一下,问桂芬:“你是……”

桂芬也笑了一下,说:“我来找曹二,给他送几件衣裳……”

老金头一听,说:“哦,那……你是曹二媳妇吧?快,屋里坐,屋里坐……”

桂芬红着脸,又看了狗一眼,见它正蹲在那儿看她,不过已是一副驯顺的样子,这才进了屋。也许在外面呆久了,觉得屋里还是暗。靠墙有一铺炕,无席,铺着一层塑料布,炕里排着四个行李卷,桂芬一眼就认出来,曹二的行李排在第三位。炕头儿连着灶台。灶台上方的墙上,用两根木橛架起一块木板,放着几件盆碗之类。

“坐吧坐吧……坐下歇歇脚儿。”老金头说。

桂芬坐了。

老金头又端过来一碗水,说:“走了这么远的道儿,渴了吧?快喝点儿水……”

桂芬接过水碗,待感激地看老金头时,见他也正看自己。老金头心一跳,赶紧顺下眼去,搭讪道:“喝吧,快喝吧。水味儿可不咋好。也没个井,只挖个坑儿,渗的。得喝得惯才行……”

桂芬喝了水,问道:“咋不见曹二?曹二呢?”

老金头说:“他帮李三插去了。他们几个都去了,只留下我看窝棚整饭……”

桂芬说:“都是您给他们做饭吗?”

老金头笑了笑,似乎很不好意思,说:“是倒是,就是整不好,跟他们几个比起来,还强点儿。”

桂芬想了想说:“那今天,您老就歇歇,让我来。”

老金头笑了说:“好,好……多久没吃女人做的饭了……你来就你来。”

不久桂芬便开始坐饭。老金头则装了一袋旱烟,坐在炕沿上紧一口慢一口地吸。桂芬极其麻利,衣袖早挽了起来,无论手,无论展露着的手臂,都白白的,软软的,搅动着水声,锅盆也不时地发出轻响。老金头的眼睛,随着桂芬的身影转。早先年,在他年轻那会儿,每当老伴坐饭,有空闲,他也常常这样看的。

桂芬感觉到了老金头的目光,有些不自在,便没话找话说:“大爷,听曹二说,你家大娘……”

“唉,死了。”老金头叹了一口气说。

“家里还有啥人呀?”

“有个儿子。”

“没有闺女?”

“有一个,小时候扔了……她要是活着,也有你这么大了。”

老金头抽着烟。不知不觉间,窝棚里已充满了香味。锅里炖着鱼呢!这时候,灶火在闪动,映着桂芬俊美的脸。

 

3

 

一会儿,从外面传来了说话声,嗓门都高高的,粗粗的,有笑声便驴叫一样,及其的响亮。同时还伴有脚步声,拖拖沓沓,显出疲惫。

听见声音,老金头跳下了炕,一边说:“嗨,家伙们回来了。”

桂芬则立刻静住了,定了身影一般,一动不动。

脚步声愈近了。外边谁喊:“老金头儿,饭鼓捣好了吗?有酒!”

老金头已迎出去,咧着嘴,呵呵笑着说:“好了,早好了!”

“嗬,老家伙倒麻利……”

有人在抽鼻子,边说:“好香,好香!妈的,好香!”

门就黑了。一个脑袋探了进来。不料旋即又缩回去了,叫道:“哎,谁呀?屋里那是谁呀?”

老金头急忙道:“哦呀,那是曹二媳妇……曹二,你媳妇来了……”

一静。待门又黑时,便有一声憨憨的笑,传进了桂芬的耳朵。桂芬转过脸。曹二正在搓手。

曹二说:“你来了?”

桂芬嗯了一声,心麻着,看一眼那人宽宽的肩,宽宽的额,鼻子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汗味。

谁也不再说话。

外边早又喊了:“行了曹二!我们可都饿了!”

门框一阵摩擦,几个人都进来了。一片文文明明的笑,在屋里响起。

接着便脱鞋上炕,屋里立刻弥漫起臭脚丫子味儿,有人乒地一声启开了酒瓶子盖,酒味又随即散开。大家似有些忸怩,待坐好了,发现还少老金头。

有个叫张老七的,喊:“喂,老金头儿,咋的……快来快来!”

老金头站在门外,不应声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,许是羡慕?许是嫉妒?说不出来。只是有点儿伤心。

李三对桂芬说:“嫂子面子大……嫂子一请他保准来。”

桂芬出去了,笑着对老金头说:“大爷,快来喝酒吧。”

“哎,就来,我就来。”老金头一边说,这才进来了。

杯响,嘴也响,吱吱溜溜,吧唧吧唧,几杯酒下肚,大家就再也拢不住了。

李三说:“二哥别老往嫂子身上瞅,今下晚儿这屋子就归你了。各位没啥意见吧?”

张老七说:“哪能呢?弟媳妇大老远来的……”

李三又说:“到时候,二哥可别忘了把票子拿出来,好让嫂子高兴高兴。”

张老七接着说:“可别像咱金大爷,回回还要留点儿后手。人家留着有用,你留可就没道理了。是吧,金大爷?”

老金头脸红了。大家嘻嘻哈哈地笑起来。

只有桂芬没笑,她瞅瞅这个,看看那个,很纳闷儿。

 

4

 

酒足饭饱。大家打着嗝儿,看看日影也没了,便纷纷下了炕,全都意味深长地跟曹二打招呼。

“二兄弟,我们走了。”这是张老七。

“二哥,悠着点儿……”这是李三。

曹二不说话,只嘿嘿地笑着。

老金头平时不好喝酒,今日喝了一点,脑袋便有些木,磨蹭着,用脚在地下找鞋。

张老七说:“我说老金头儿,你快点好不好?”

老金头穿了鞋,站起来,对曹二和桂芬说:“我们走了,你们就歇下吧……”

张老七打断他道:“走吧您哪!人家的事儿人家知道……”

桂芬说道:“大爷您慢走。”

“哎哎……”老金头应道。

几个人影,便从黑乎乎的屋,微亮的门,鱼贯出来。

天色尚未黑透,看天边有一线颤颤的清白。水更静了。苇丛也静着,在水边投下倒影,像一处处岛。蚊子嗡嗡叫着,缠成一个蛋,往人的脸上粘,赶都赶不及,叮上,眨眼就起了包。在苇丛深处,不时传来一声野鸭或水老鸹的鸣叫,幽幽的,凉凉的,透着孤独。

几个人走出屋,被秋风一打,都浑身一颤。

李三说:“咱们几个上哪儿呀?”

张老七说:“还能上哪儿?上草窝棚……囫囵一宿得了。”

李三说:“那可够挤的了。”

老金头说:“挤就挤点儿吧……”

李三说:“曹二这一宿,妥了……可炕上那些跳蚤,也够那小娘们儿受的,嘿……”

张老七说:“你就别眼馋了!给你老婆捎个信儿,让她也来一趟不就齐了。”

三个人说着话,摇摇晃晃的,来到了他们说的草窝棚。草窝棚紧挨水边,平常不住人,只在早晨起鱼的时候,临时呆一呆。

窝棚里很暖和,也干爽,地上铺了一层干草。三个人衣裳也不脱,倒在了干草上。窸窸窣窣地一阵响动,之后,窝棚里静下来。

过一会儿,只听张老七叫道:“老金头儿……你睡着了吗?”

老金头没吱声。

李三说:“他今天可没少喝……早睡死了。”

老金头并没睡,他正在想他的老伴儿。他在想老伴儿年轻的时候。那时候,她还真跟桂芬有点儿像……但是他一声不吱。

张老七又说:“哎,三儿,你说曹二这工夫干啥呢?”

李三说:“操,还能干啥,捅呗……”

老金头仍不吱声。这会儿,他想起了老伴儿临死时候的样子。老伴儿望着他,眼巴巴地望着,好久,说:“我要走了……往后,就剩你自个儿了……苦啊!”想到伤心处,不由流了泪,凉凉的,沿鬓角滑下来。

这时李三说:“哎,我说,你那能当着曹二媳妇说老头儿留钱的事儿呢?让人多下不来台呀……”

张老七说:“是,说完我就后悔了……不过这也没啥,谁都知道老头儿攒钱要说个后老伴儿。说起来,他那儿子才不是个揍儿,大老远的,天天都来,抠老头的钱……”

李三说:“这样的儿子,不如没有……”

老金头继续流着泪,也不擦,就让它流。

“哎,”张老七突然轻轻地叫了一声,之后说:“你说,曹二今晚儿还能出来吗?”

李三说:“不能!今晚儿不得累他个好歹的!”

张老七说:“小子的可是插得好,上鱼呢!”

李三说:“你是说……”

张老七说:“没事儿吧?咱们先给他起一过儿……”

想不到老金头冷丁坐了起来,倔倔地说道:“你们敢!好两个王八犊子,你们他妈的还想这个呀!”

二人登时就哑了。半晌,才听张老起说:“我们……我们这是……说着玩儿呢!”

李三也道:“敢情你没睡着哇!”

老金头坐着不动,他本想数落他们几句,可是想了半天,只说:“妈的人心隔肚皮……睡觉!”说完,一头躺下了。

李三忙说:“您老……不会对别人说吧?”

老金头不再说话。

 

5

 

三点钟,天还黑黑的。老金头先醒了,跟着,张老七和李三也醒了。不久,三个人便浑身一抖一抖的,来到了水边。让他们意外的是,曹二竟也来了,正在弄船。本来,大家应该跟他开几句玩笑,却都没开,只打了声招呼,就都弄起船来。几个人都穿着水衩,都显得极笨拙,走路时,还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。

一会儿,大家上了船。就有桨声响起来。静静的水面上,一圈一圈地起了细浪。波浪荡进苇丛,芦苇便微微摇晃着,有些欲落未落的芦花儿,就悠悠地落了。

到苇丛深处,船散开了,奔向了各自的

天渐渐白了。

的船陆续打浆回岸,看上去,每条船都稳稳的,显出沉重来。

老金头的船照例走在最后。这时候,岸边已来了十几个贩鱼的人,他们骑着自行车,有的骑着摩托,正在岸上守候。桂芬也来了,站在人群里。看见桂芬,老金头心里立刻莫名其妙地抽动了一下。

没等缓过神儿来,紧接着,他又看见了站在人群里的儿子。

一看见儿子,老金头当即心一凉——就如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——恨恨地想道,他妈的,他倒是准时准点!这狗东西,来回二十多里的道儿,他倒是准时准点啊!

这时候,张老七等已把船靠了岸,待跳上岸之后,立刻爆发了一阵吵嚷。吵嚷之后,又都回到了船上。

老金头紧打几桨,将船靠在曹二船边,问是何故。

曹二说:“这帮家伙,要往下压价……”

“压价?压多少?”

“两毛!”

老金头又朝张老七和李三看了看,见他们都点着了烟卷,吸着,倒显得稳当。

老金头说:“两毛就两毛吧!几块钱的事儿……”

李三说:“那不行!这帮不要脸的贩子,赚了那么多,还他妈贪!咱们可是起五更爬半夜的……”

双方僵持着。一会儿,一根烟吸完了。张老七把烟头很响亮地吐进了水里,站起来,却不上岸,笑着,就在船上说:“各位大哥,要是这样,就得麻烦大家白跑一趟了。我们呢,都有鱼囤子,放进去,鱼也不会死,养几天,还会长呢!”

说完就坐下了,弄那桨,要走的样子。大家也都学他,弄着桨。

岸上的贩子们,交头接耳了一阵,果然有要走的,但多数还犹豫着。

然后,有一个戴鸭舌帽的说:“各位老大不知道,这几天,鱼不好卖了。”

曹二听了说:“快别逗了!就我们这点儿货,驮到市上,还不是眨眼工夫的事儿!”

老金头却不说啥,他觉得多两毛还是少两毛已经不关自己的事了。但他并不行动,他得看张老七的。弄了一会儿桨,就又往岸上看,却发现桂芬已经不在那儿了,他想她是回窝棚去了。可儿子还在,靠在自行车上,似有点紧张。他已经快四十岁了,又拖了四个小孩子,确也够难的,就是太过分了……

许久,那边终于垮了。只听鸭舌帽说:“好吧好吧!就依你们吧……真拿你们这帮操的家伙没招儿啊!”

一听这话,张老七等立刻跳上了岸。贩子们也纷纷行动,称鱼,点钱,气氛倒相当活泛了。

 

6

 

老金头卖了七十块钱。在他和一个鱼贩子称鱼以及数钱的时候,儿子一直跟着。老金头拿了钱,又像往常一样,对儿子说:“来吧!”

然后,把儿子领到了一个僻静处,也不说话,从那沓钱里抽出了十元钱,把其余的递给了儿子。

儿子瞪着眼,叫道:“又留呀?”

“又留?”老金头说,“我留过几回?你倒说说。”

儿子说:“我真不明白,你留钱干啥?吃的喝的,我都给你捎来了。”

老金头说:“光吃喝就够了?”

儿子说:“咋的?你还真像人家说的,要给我找个后妈呀?”

老金头白了脸,说:“你!”

这当儿,正巧桂芬要到水边去,打这儿经过,听见了吵声,站下来看。

儿子正说:“说对了不是?我说你就拉倒吧!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那么想女人,你丢不丢人呐?”

老金头脸更白了,挥手就给了儿子一耳光,满响,也满脆。之后,两个人就都怔住了。半晌,儿子转过身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老金头仍然怔着。时间不长,又蹲下去。接着,就见他抖动着肩膀,准是哭了。

桂芬看着老金头哭,一时,有点儿为难,不知道该不该过去劝劝他。她心里很乱,也很难受。好久,才悄悄离开了。

 

7

 

据鱼贩子说,今儿,近处有个屯子要演二人转。吃过早饭,几个人就张罗去看。他们说,反正白天也没啥事儿,不如出去找点儿乐子!

老金头先就声明,道:“今儿我就不去了。这么远,够走的。我还是留下给大伙看吧!”

这时候,他已经平静了,只是脸色还冷冷的,也无精打采。

张老七逗他:“金大爷,听说这个戏班儿是从镇上来的,女唱手漂亮着呢!”

老金头骂他:“去你妈的!别跟我来这套!”

张老七和李三是必去了。曹二也要去,可还有点儿不好意思,就问桂芬想不想去。

桂芬不想让他去,又没法儿直接说,只好道:“要去你去吧,我是不去了,我给你们拆拆被褥吧……”

她以为曹二停了这话,会留下来陪她。曹二却笑着说:“那我就去了!用不了多大工夫就回来了!反正有金大爷给你做伴。”

说完这话,几个人就走了。

桂芬差点儿没哭出来。

老金头说:“年轻人,都好乐呀!”

太阳早升起来,光线柔和明净。远的近的水面,都微波不兴。此时此刻,天地间一片寂静。偶有水鸟——野鸭或水老鸹——弄得水响,也很快就消失了。黑狗趴在门前,张着湿润的眼,无声地四顾。短短的时间,它已经熟悉了桂芬,甚至很友好了。

桂芬站了一会儿,就开始拆被子。起初还沉着脸,看上去很不高兴。待一干上活儿,很快就好了,润润的脸上也有了笑。

这活儿老金头插不上手,只好坐在一边,又抽起了烟,旱烟袋叼在嘴上,每吸一口,都吧哒一响……早先年,每当老伴儿做针线时,他也喜欢这样,坐在一边,抽着烟,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儿……

这样坐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来似的,老金头默默地走出了窝棚,抱了一些柴进来。

桂芬见了问道:“您老这是干啥?也不做饭。”

老金头说:“烧锅热水。老秋了,洗东西水凉了。”

桂芬心一动,却没说啥。等她把被子拆完,锅里的水也热了。桂芬就开始洗。水温热着,从手臂传上来,一直传到了心里去。

老金头则忙着在外边扯绳子。一根长长的麻绳,一头系在窝棚的檩头上,一头系在刚刚埋下的木杆上。刚把绳子扯完,就听桂芬叫他。

“金大爷,来帮我拧拧水!东西太大了,我自个儿拧不动啊……”

老金头马上过去了。这时,桂芬已经洗好了一床被面,正拎着一头等他。老金头立刻抓起了另一头,两个人开始拧。

两个人一用力,水便从被面上哗哗地流下来。

早先年,每当老伴儿拆被子和洗被子,他们也是这样的。

拧完后,他就拿去晾起来。

桂芬洗一床,两人就拧一床,老金头就晾一床。

看那长长的绳上,花的白的一溜,在微微的风中招摇。

 

8

 

一会儿都洗完了,桂芬说:“金大爷,把衣裳脱下来,我就手给您洗洗吧!”

老金头一听,竟极慌张,连说:“不!别!不不……”

桂芬说:“这有啥呢!”

老金头还是说:“不,不不……”

桂芬初是不解,待一转想,心下便一动,就不再勉强了。

一会儿桂芬说:“看您老忙的,准累了,您进屋歇会儿吧。”

老金头忙说:“我、我不累。你可累得够呛。你进去吧!我得去瞅瞅了……”

这样说着,人已经慢慢走了。桂芬看看,就自己进了窝棚。

老金头没去看,他只是来到水边,找个桂芬看不到的地方,就像昨日那样,蹲下身,迷离着眼,看着静静的水,看着水里的天,水里的云,水里的芦花儿,想着老伴儿,又想着桂芬,好久好久。

直到过晌,看二人转的人还没回来。这时,晾着的东西已经干了。老金头帮桂芬收了那些东西。

桂芬开始缝被。

老金头又装了一袋旱烟,蹲在门外,吸着,心里又想起了老伴儿,想她当年也是这样缝啊缝啊……

缝着缝着,桂芬突然哎呀了一声。老金头听的真真的,立马站起来,进了窝棚,惊惊地问:“咋啦?你是咋啦?”

桂芬说:“哦,是针,扎手上了……”

“咋样?蝎虎不?”老金头一边说,一边奔过去,一把抓起了桂芬的手。

那手凉凉的。

桂芬红了脸。

仅仅一瞬,老金头就放了手,仿佛被烫了一样。

随即跑了出去。

桂芬没说话,看着空空的窝棚的门,心里酸酸的,怜惜着。

 

9

 

第二日,桂芬要走了。

这是早晨起完后,桂芬亲口告诉老金头的。

桂芬说:“金大爷,待会儿,我就回去了。”

老金头一惊:“咋这么快?”

桂芬说:“家里活儿忙……曹二又不能回去帮我。”

老金头心里翻江倒海,说:“你是不是为了,为了……”

桂芬明白老金头的意思,笑了说:“您想哪儿去了?金大爷,您老好呢!真心的,您老好呢!”

不料想,老金头听了这话,眼睛立刻就湿了。

桂芬是贴晌走的。当时,不论李三还是张老七,都在窝棚里,大家说笑着。曹二也准备好了,要送桂芬一程。起初,老金头也在窝棚里,却不吱声儿,只抽着烟,吧哒,吧哒……也听着李三他们说笑。可是,在桂芬和曹二快要动身的时候,他却离开了。

他默默地,也没打招呼,就往门口走去。

“哎,老金头儿,你上哪儿?”李三问。

“早上起,我看漏了,得去补补……”老金头边走边说。

“你急啥?弟媳妇就要走了,哪能不送人家?”张老七说。

这当儿,老金头已经走出门去。悄悄地,桂芬跟到了门口。老金头头也不回,走向水边。桂芬在门口站下了。不知为啥,她心又酸酸的了。那时候,秋阳照在她娇好的身材上,一片绚烂。

 

原发于《当代》2005年第5期。《小说选刊》2005年第11期选载;《小说月报》2005年第11期选载。被收入《2005短篇小说新选》阎晶明主编,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;《2005最受关注的短篇小说》王子夏主编,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;《21世纪年度小说选:2005’短篇小说》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;《中国年度短篇小说,2005》漓江出版社出版。2009年获得第八届“广东鲁迅文艺奖·文学奖”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7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