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十 的博客

我的文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电影剧本/在爸爸的霞镇(上)  

2009-12-09 11:32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爸爸的霞镇

 (电影文学剧本/根据鲍十小说《子洲的故事》改编)

 

王兰沐青

 

1、市医院某病房 傍晚/内

  夕阳透过玻璃窗洒在洁白的病床上。

  病床上躺着子洲的爸爸,病床边坐着子洲。

  爸爸处于昏迷状态,子洲一直用小手拉着爸爸的手。

  子洲目不转睛的看着爸爸,爸爸非常的瘦,瘦得有些可怕。

  子洲拉着爸爸的手攥了攥紧。

  子洲的爸爸慢慢睁开了眼睛,他一眼就看见了子洲,眼睛一下子便湿润了起来。

  子洲见爸爸醒了,便探着身子,轻轻的叫了声:爸爸!

  子洲的爸爸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子洲的头,笑了笑,嘴里慢慢吐出两个字:儿子……

  子洲又将身子向前探了探。

  子洲的爸爸用尽全身的力气,发出沙哑的声音:你要听你妈妈的话……千万,千万不要惹她生气……

  子洲用力的点点头。

  子洲的爸爸急促的喘息了两下,接着说:寒假和暑假……别,别忘了去霞镇看看爷爷……

  子洲抿着小嘴,更加用力的点点头。

  子洲的爸爸眼睛望向窗外,窗外一片淡淡的金黄。

  子洲的爸爸气息变得微弱了,他缓缓地说:去,把窗户……给爸爸打开……

  子洲快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,夕阳洒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子洲转过身子看着爸爸。

  子洲的爸爸微笑着慢慢闭上了眼睛,夕阳洒在了爸爸的脸上,非常的美。

  子洲看着爸爸,鼻子一酸,咬紧了嘴唇,忍住了眼泪。

  

2、市医院病房的走廊 夜/内

  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在走廊里快速的穿梭。

  子洲低着头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,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地。

  病房里传出一个声音:没有心跳,没有血压。

  又一个声音:再试一次……

  一个声音:还是没有反应。

  又一个声音:可以确认死亡。

  子洲低着头,眉头皱得紧紧地。

  一个白大褂停留在子洲的身边:孩子,快打电话叫你妈妈来吧……

  子洲站起身,他依旧低着头。

  子洲向走廊尽头的公用电话走去,白大褂在子洲的身后越来越远。

  

3、市医院公用电话窗口 夜/内

  子洲拿起听筒,按下了妈妈的手机号码。

听筒里传来嘟--嘟--等待的声音。

响了很长时间后,电话终于接通了。

  对方的声音很嘈杂,闹哄哄的,还响着音乐。

  子洲的妈妈:喂,哪位?

  子洲声音颤抖地说:妈,爸爸死了!……

  妈妈那边停顿了一下,说:是吗?

  子洲没有吭声。

  妈妈接着说:子洲,妈妈正在和客户谈项目,你等一会儿,我这儿还有点儿事儿,办完我就过去……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断线声。

  子洲挂上了电话。

 

4、市某招待所的房间 日/内

   子洲爸爸的骨灰盒放在子洲爷爷身边的桌子上。

  子洲带着黑袖套紧挨着爷爷坐着。

  子洲的妈妈坐在子洲爷爷的对面。

  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安静,谁也没有说话。

  子洲的爷爷擦着火柴,点燃了一支自己卷的烟。

  爷爷吸了一口烟,眼睛看着地说:我把骨灰盒带回去吧!

  子洲抬起头看着爷爷,转而又望向妈妈。 

  妈妈也没有看爷爷,理了理自己的衣领,没怎么想就说:好吧!

  子洲将视线从妈妈身上移开,一扭头,看见了爸爸的骨灰盒。

  子洲爸爸的骨灰盒静静的躺在桌子上。

 

5、市长途汽车站 日/外

  车站人声嘈杂,长途汽车有序的排列着。

  子洲的爷爷抱着爸爸的骨灰盒站在开往霞镇的客车边上。

  子洲看着爷爷说:爷爷,我想和你一起走……

  子洲的爷爷拍拍子洲的头:子洲听话,等放暑假爷爷来接你去霞镇玩儿……

  子洲没有回答,低下了头。 

  子洲爷爷抬头看了看不远处。

  不远处,停着一辆桑塔纳轿车,车里坐着子洲的妈妈。

  爷爷对子洲说:快回去吧,你妈等着你呢!

  子洲扭头看看不远处的桑塔纳

  妈妈从车里出来站在车边。 

  子洲有些不太情愿,他回过头看了看爷爷手中的骨灰盒说:说话算话!

  爷爷笑着点点头。

  子洲转身向妈妈走去,走到一半,子洲又停下转身看着爷爷。

  爷爷将怀中的骨灰盒抱了抱紧,转身踏上了长途汽车。

  子洲不舍的望着长途汽车。

 

6、市某小区大门口 傍晚/外

  夕阳西下,子洲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。 

  子洲来到小区门口,发现有好多人围在一起。

  人群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吆喝声:卖书了、卖书了,一块钱一本,剩得不多了,不要错过呦……

  子洲很好奇,使劲儿挤进了人群中。

  书贩子面前摊着几十本书,都是八成新的,人们在里面随便翻捡着。

  子洲顿时就愣住了,这些书的封面一一映入子洲的眼帘。

  有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上下五千年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外国短篇小说选》等。

  子洲拿起离自己最近的一本书《动物三十六计》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…… 

 

闪回子洲的爸爸站在书架前整理书籍,手中拿着一本《动物三十六计》。

  子洲站在爸爸身边痴痴的望着爸爸手里的书。

  爸爸低下头看了看子洲,笑着说:想看这本吗?

  子洲大声回答:嗯!

  爸爸放下书,拉着子洲的手来到洗手池边。

  爸爸打开水龙头一边和子洲一起洗手,一边说:子洲,书是我们的好朋友,我们一定要爱护它!所以看书之前一定要洗手!看完以后……

  子洲抢着说:要放回书架!

  爸爸哈哈笑起来,括了一下子洲的鼻子说:对,子洲真聪明!

子洲得意的冲洗着自己的手,水龙头的水哗哗的流个不停,流水声越来越响……

 

  喂,小孩儿,你到底买不买?书贩子的叫声把子洲拉回到现实中。

  子洲摸遍了全身的口袋,只有六角钱。

  子洲攥着六角钱看着书贩子。

  书贩子不耐烦地说:把书放下,等你有钱再买吧!

  子洲将书抱在怀里,看着书贩子。

  突然,子洲快速扔下六角钱,抱着书冲出了人群,向小区里跑去。

  子洲身后传来了书贩子的叫喊声。

 

7、子洲的家 傍晚/内

  子洲气喘吁吁的站在爸爸的书房门口,手里拿着书。

  书房的书架已经空了,写字台斜放在一边,爸爸的稿件和没用过的稿纸胡乱的仍在一个破纸箱里。

  子洲的妈妈显得很忙碌在子洲的身后走来走去。

  妈妈看见子洲一动不动的站在书房门口便说:我把你爸的书都卖了,那些破柜子破桌子也要卖……

  妈妈一边忙碌着一边说:过两天,这房子要重新装修一下,瞧这墙,都是被你爸抽烟熏黄的,要不是抽这么多烟……

  子洲看着写字台,他好像看见了爸爸……

  

闪回:爸爸坐在写字台前眉头紧锁,左手夹着一支正在燃烧的烟,右手握着笔飞快的移动着。

  爸爸停笔看了子洲一眼,冲子洲作了个鬼脸。

  子洲傻傻的笑了。

  外屋传来了妈妈的声音:你老写你那破玩艺儿,你那点儿稿费连烟钱都不够!艺术馆的工作有什么好干的?那小说有什么好写的?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让你干点儿别的。哪怕摆个烟摊儿。你就是不听!

  爸爸没有吱声,但脸色很不好看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。

  妈妈继续说:你看看这家里,录像机、VCD、钢琴、电子琴哪样不是我买的!还有这房子,也是公司给我买的,你总说你们要分房,可房子呢?……

  爸爸有点忍不住,回了一句:我不是把工资都交给你了吗!

  妈妈的语气有些轻蔑:就你那点儿破钱!要不是我公关部主任的工作,你们喝西北风去吧!

  爸爸不好意思地朝子洲笑了笑。

  

妈妈的声音:子洲!

  子洲回过神儿来,见妈妈蹲在自己的面前。 

  妈妈叹了口气,想了想说:等房子装修好了,你钱加玺叔叔……你见过的,上次和咱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叔叔,他是妈妈公司的领导,会搬来和我们一起住。

  子洲看着妈妈,他发现妈妈的眼睛闪着亮光。  

 

8、子洲的家 晨/内

  窗外下着小雨,子洲坐在餐桌前喝着牛奶。

  子洲的家焕然一新,雪白的墙壁,高档的家具。

  客厅里最醒目的地方挂着妈妈和钱加玺的婚纱照。 

  子洲喝完牛奶,背好书包,并在脖子前挂了一串亮闪闪的钥匙。

  子洲刚要出门,脑海里顿时想起了爸爸的声音:别忘了戴红领巾!……别忘了带水!

  子洲怔了一下,看看自己的胸前,立即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子洲一边整理脖子上的红领巾一边向大门走去,经过冰箱时,顺手从里面拿了一罐健力宝

 

9、子洲家楼下 晨/外

  子洲出了单元门,那辆桑塔纳已经等在了那里。

  子洲看看门洞角落里的一辆孔雀二八自行车,车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土。

  桑塔纳的车门自动打开了。

  子洲停了一下,低着头坐进了车里。

  车子开动了,子洲扭着头看着单元门口……

 

  子洲的幻觉:小雨中,子洲的爸爸穿着雨衣,推着自行车站在单元门口。

  子洲穿着小雨衣,也站在单元门口。

  爸爸和子洲的身影在小雨中渐渐模糊了。

 

10、上学的路上 晨/外

  子洲坐在车里向车外看去。

  大街上的人们穿着五颜六色的雨衣,撑着五颜六色的伞。

  汽车、路面、人流都是湿漉漉的。

  子洲回过头看看身边开着车的钱加玺。

  钱加玺冷漠的目视前方,像一尊雕塑似的。

  子洲顺着钱加玺的目光向前看,他只看到了一对雨刷在挡风玻璃上木纳的左右摇摆着。

  子洲又将视线转向了人流。

  子洲看到不远处有一对穿黄色雨衣的父子,儿子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,父亲用力的蹬着自行车……

  

闪回子洲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前梁上,伸着手接着雨滴。

  子洲的爸爸呼呼呼的喘着粗气,使劲儿的蹬着自行车。

  雨下的很大,爸爸逆着风用力的蹬着,雨点打在爸爸的脸上和汗水混在了一起。

  子洲将头埋向爸爸的怀里大声说:舵手,快点儿呀!不然我又要迟到了--

  爸爸笑着回答:是,船长!

  爸爸接着说:上课的时候要认真听讲!

  子洲:我知道了!

  爸爸又说:不要做小动作!

  子洲:知道了!

  爸爸:不要随便说话,要不然老师又要你当课堂观察员了

  子洲:知道了!--

  爸爸:不要……

  子洲抢着喊了起来:知道了,知道了,知道了……知了、知了……

  爸爸哈哈大笑起来:哈哈哈,我儿子什么时候变成知了了,哈哈哈……”

  

现实中的子洲想往的神情,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。

  嘀--嘀--刺耳的喇叭声打断了子洲的思路。

  子洲抬头向前看去,一个穿雨衣的男人推着自行车挡在了桑塔纳前。

  钱加玺挥挥手示意那个男人快走开。

  那个人点点头,带着歉意走开了。

  钱加玺的车往前挪了十几米,停在了学校门口。

  钱加玺冷漠得说:到了。

  子洲开了车门下了车。

  桑塔纳又驶入了雨中。

  子洲看着远去的车影,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。

 

11、子洲的家 傍晚/内

  子洲开了家门,从门上拔下了那串他挂在胸前亮闪闪的钥匙。

  屋子里没有灯光,子洲也没开灯,他习惯性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子洲打开台灯,桌上放着面包和饮料。

  子洲打开书包开始做作业。

  时钟的秒针嘀嗒嘀嗒不停的走着。

  天渐渐黑了下来。

  

闪回:子洲的爸爸推开子洲的房门兴致勃勃地说:作业做完了吗?咱俩杀一盘儿!

  子洲兴奋的点点头。

  子洲和爸爸来到爸爸的书房,棋盘已经摆好了。

  子洲和爸爸一人执黑一人执红杀将起来。

  爸爸用吃了子洲的

  子洲拿着自己的不撒手:爸爸,你让我一下嘛!让我也赢一次嘛!

  爸爸很认真地说:不行,沙场无父子嘛!,说着将子洲的炮夺了过来。

  子洲噘着嘴,自言自语道:等着吧,爸爸!

  两人继续下起来。

  子洲左将爸爸的老将死死盯住。

  子洲得意地看着爸爸。

  爸爸抓着头发,嘴里嘘着气,神态十分沉重地说:哈,死啦?

  子洲得意的点头……

  

嘭!的一声关门声惊醒了趴在桌上睡着了的子洲。

  子洲看了一眼时钟:十一点四十五分。

  子洲将自己的房门开了一个缝儿,透过门缝儿向客厅看。

  妈妈扶着喝醉了的钱加玺进了卧室。

  子洲关好门厌恶的嘟囔了句:讨厌!

  

12、放学的路上 日/外

  子洲和几个同学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同学甲:今年暑假我爸要带我去上海姑姑家玩儿,你们呢?

  同学乙:我要上才艺班儿,哪儿都去不了!

  同学丙:我要和爷爷奶奶去云南旅游!

  同学丁:我要和妈妈去部队看爸爸!

  子洲说:我要去霞镇看看爷爷!

  同学甲:你怎么每年假期都去呀?

  同学丁:你和谁去呀?

  子洲想了想:我自己去。

  同学乙:别骗人了!你自己去,人家都不会给你卖票!

  子洲低头想了想说:总会有办法的!

  远处传来了冰棍儿、雪糕的叫卖声。

  几个孩子一拥而去。 

 

13、子洲的家 夜/内

  子洲收拾好书包,找了几张和爸爸的照片,他把照片夹进了那本《动物三十六计》装进了书包。

  子洲从自己的小衣柜里捡了几件要穿的衣服装进了一个小旅行包。

  子洲整理好自己的洗漱用具,把他们也塞进了旅行包。

  子洲从桌子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了一个红包,里面装了几张十元、十几张五元的人民币。

  子洲将钱放进旅行包。

  子洲想了想,又将钱取出来装进了书包。

  子洲又想了想,又将钱取出来装进铅笔盒,再将铅笔盒装进书包。

  子洲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书包和旅行包。

  子洲坐在写字台前,拿出一张纸,写道:妈妈,我去霞镇看爷爷了,我带了压岁钱,不用担心。我要在爷爷家呆……

  子洲写到这里停住了,他沉思了一会,将我要在爷爷家呆……几个字擦去了。

  子洲将纸条放在桌子最显眼的地方,从脖子上取下了那串亮闪闪的钥匙压在了纸条上。

 

14、市长途汽车站 日/外

  太阳在空中发出刺眼的光芒。

  长途汽车站人声鼎沸。

  子洲在拥挤的人群中找到了售票口。

  子洲挤到窗口前排队。

  子洲身边站满了人,看着这么多的人,子洲显得有些紧张。

  子洲前面站着一个相貌狰狞,带着墨镜的中年男人。

  子洲有些害怕,他做了一个深呼吸。

  买票的队伍迅速向前移动着,很快就轮到了子洲前面的人。

  男人声音低沉:一张,霞镇。

  轮到子洲了,子洲踮起脚尖,将钱送到窗口:一张,霞镇。

  售票员疑惑的问:就你一个?

  子洲灵机一动说:和爸爸。

  售票员伸出头左右看看:你爸爸呢?

  子洲指指刚买完票的那男人说:在那儿。

  售票员奇怪的问:那他怎么不给你买?

  子洲低下头大声说:他是我后爸爸。

  售票员愣了一下,若有所悟得点点头并叹了一口气:给,你是半票,拿好。

  子洲拿了票,快步向那个男人走去,紧跟着那个男人。

  子洲回头看了一眼售票员,他发现售票员还在看着他不住地摇头表示同情。

  子洲转回头窃笑了一下。 

  

15、长途汽车上 日/外

  子洲登上了去霞镇的长途汽车。

  这辆汽车不是很大,车上已坐了不少的人,乘务员大声吆喝着:去霞镇的,这儿边上车,还有十五分钟就开车了……

  子洲走到客车的最后一排,坐在了靠窗户的角落里。

  子洲望向窗外,他只能看到人们来回移动的头顶。

  子洲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……

  

闪回:子洲扒着窗户向外看。

车窗外人头攒动。子洲爸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晃动着。

  子洲大声问:爸爸,你干吗去?

  子洲的爸爸回过头来笑着说:一会儿你就知道了!

  子洲的爸爸消失在人群中,子洲好奇的在人群中搜索爸爸的身影。

  很快,爸爸突然出现在子洲的窗下,他满头是汗,手里拿着两个又大又红水淋淋的苹果。

  子洲高兴得叫起来。

  爸爸将苹果举在子洲面前,笑呵呵的说:吃吧,小馋猫!

  

子洲的眼圈有些发红。

  汽车发动了,子洲发现身边已坐满了人,他用手揉了揉眼睛,呼出一口气。

 

16、去霞镇的路上 日/外

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,子洲将头靠近窗户,风吹着子洲的头发胡乱的飞舞着。

  车窗外的景色美极了,一片翠绿,还有蝴蝶在野花边飞舞着。

  子洲的旁边坐了两个青年,他们又喊来了两个中年妇女,四个人支着箱子打起了扑克。

  男青年:一对六!

  中年妇女:一对九!

  他们四个人吵吵嚷嚷的,吸引了子洲的注意力。

  汽车进入了郊区。

  窗外传来了叮铃铃--的铃声。

  子洲又向外望去。

  一辆骡子拉的车很快就被汽车甩的很远。

  公路两边长了一片柳树毛子,柳树毛子看上去有些发红。

  再往远一点是成片的庄稼地,有玉米高粱,不过还没有成熟。

  子洲听到了鸟的叫声非常的清脆。

 

17、霞镇 傍晚/外

  汽车停在了霞镇这一站,晚霞染红了半边天。

  镇子非常安静,不时传来几声狗叫。

  子洲下了汽车,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便向着日落的相反方向跑去。

  子洲上气不接下气的跑着,身后扬起了一层矮矮的尘土。

  子洲不停的跑着,眼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子洲停在了一个大门口,红砖的门柱上写着四个白色大字:霞镇小学。

  子洲走进门里,是一个很大的操场。

  此时此刻,天色已暗了下来,操场已显得有些模糊。

  还有房子、教室和办公室,也模糊了,一片黑。

  只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光,灯光是暗红色的,从窗户中映了出来。

  子洲看到了那团灯光,定了定神儿,向着光的方向走去。

 

18、爷爷的家 傍晚/内

  子洲推开爷爷家的房门。

  正在看电视的爷爷扭过头望向门口。

  子洲站了进来,通红的小脸全是汗水。

  爷爷吃了一惊,愣在了那里。

  子洲叫了声:爷爷。

  爷爷终于缓过神儿来,立马站起来:是子洲?子洲来啦!

  子洲走向爷爷。

  爷爷拉过子洲抱在怀里:爷爷以为你这次来不了了呢!

  爷爷的眼睛湿润了。

  子洲看着爷爷说:我答应爸爸要来看爷爷的!

  爷爷留下了眼泪:你自己来的?你妈没送你?……

子洲摇了摇头,说:妈妈又结婚了。

爷爷一怔,不由搂住子洲。

  子洲犹豫了一下,抬起头来说:爷爷,我想以后和你住在一起。

  爷爷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:什么?你说什么?

  子洲抬起眼睛望着爷爷说:我不想回家了!

  爷爷看着子洲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

19、爷爷的家 夜/内

 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。

  爷爷坐在炕沿上抽着烟,烟头发出微弱的红光,在黑暗中一明一暗。

  子洲躺在爷爷身边睡得很香,他伸胳膊伸腿的,嘴里还呜哩呜啦地说着梦话。

  爷爷慈爱地看着子洲,伸手轻拂着子洲的脑袋:长得真像你爸小时候呀!……唉,可怜的孩子,这么小就没爹啦!

  爷爷又吸了两口烟,便把烟头熄灭了。

  爷爷在子洲身边躺下,望着天花板,又看看身边的子洲,自语地:来了就好!来了就好!

 

20、爷爷的家 晨/内

  饭桌上摆着小米粥和咸菜。

  子洲坐在饭桌边。

  爷爷从灶台边笑眯眯的走过来,将一个鸡蛋放在子洲的面前。

  爷爷呵呵一笑说:吃吧,你最爱吃的煮鸡蛋!

  子洲拿起煮鸡蛋就要剥皮儿。

  哎呦!子洲叫了一声,放下鸡蛋吹起了自己的手指头。

  爷爷哈哈大笑起来:哈哈,被烫着了吧!别着急,慢点儿!

  爷爷拿过鸡蛋,三下两下就剥好了皮。

  爷爷将鸡蛋举在子洲的面前,笑呵呵的说:吃吧,小馋猫!

  子洲接过鸡蛋出神的看着爷爷。

  爷爷继续说:呆会儿咱们上市场,买鱼去。晌午爷爷给你炖鱼吃。

  子洲没有说话,盯着爷爷直看。

  爷爷继续说:你在这玩儿几天,明天爷爷带你采蘑菇,后天再带你钓鱼去……

  爷爷刚说到这儿,突然被子洲打断了。

  子洲说:爷爷,你的样子真像我爸……

  爷爷立刻不说话了,他的眼睛变得很红,半晌说:“瞎说,是你爸爸像爷爷……”

 

21、爷爷的家 夜/内

  爷爷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挺大的旅行包和两顶麦秸编的草帽。

  子洲拿了一顶草帽戴在自己的头上玩耍。

  爷爷拿着纸和笔坐在桌边。

  子洲好奇的凑到爷爷身边问:爷爷,你要干嘛?

  爷爷摆好纸说:给你妈妈写信呀!

  子洲有些不开心的问:为什么呀?

  爷爷微笑着说:她会担心你的!

  子洲低下头,草帽檐儿遮住了子洲的脸:不会的,她现在和钱叔叔在一起……

  爷爷想了想说:你妈妈又结婚了,这没什么错,你现在还小,还不懂。

  子洲抬起头气鼓鼓地说:可她不该把爸爸的书都给卖了呀!

  子洲说完自己坐到炕边儿不吭声了。

  爷爷摇了摇头提笔写道:子洲已到了霞镇,一路平安,没发生什么事,你不用担心,过几天我就把他送回去。知道你工作忙,就不用回信了……

 

22、霞镇 日/外

  子洲和爷爷一人带着一个草帽并排走在霞镇的路上。

  爷爷提着采蘑菇用的旅行包,倒背着双手走着,旅行包在爷爷背后一晃一晃的样子很滑稽。

  子洲穿着从家里带来的干干净净的衣服走在爷爷的身边。

  路上不断有人和爷爷打着招呼。

  小卖部的老板娘:龚师傅,出去啊!

  爷爷点点头:啊。

  老板娘微笑着看着子洲。

  一个年轻人:龚叔,转呢!

  爷爷说:捡点儿草菇去。

  年轻人微笑着看着子洲。

  几个下棋的人:老龚头,来杀两局!

  爷爷摆摆手:不了,还要带孙子捡草菇去。

  下棋的人看着子洲:这就是厚泽的儿子吧!

  爷爷答应着:啊,啊。

  子洲怯生生的看着他们。

  爷爷和子洲继续向前走,碰上了对面来的一个老头。

  老头对爷爷说:听说厚泽的儿子来了?

  爷爷点点头。

  老头关切地看着子洲说:这就是吧!

  爷爷又点点头。

  老头叹口气:可惜了,厚泽是个多好的孩子呀!

  爷爷也叹口气。

  爷爷和子洲继续向前走,对面走来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。

  中年人:龚叔,这是子洲吧!

  爷爷回答:是呀。

  中年人看着子洲说:比去年长高了不少呀!

  子洲低下了头。

  中年人:真可惜,厚泽还这么年轻……厚泽可是我们这帮同学中最有出息的呀!我们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像厚泽那样成为一个作家……

  子洲听到这儿抬起头看着中年人。

  爷爷点点头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。

  中年人走了,子洲仰头看看爷爷,他发现爷爷皱着眉头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

23、霞镇郊外的大草甸子 日/外

  这是一片茂密的大草甸子,像一大块墨绿色的地毯。

  草甸子上有两个浅黄色的草帽在缓慢的移动。

  爷爷扒开茂密的草丛,指着地上的蘑菇对子洲说:看,这就是草蘑,这大草甸子上只长这种蘑菇。

  子洲凑到爷爷身边仔细地看着。

  爷爷伸手摘下蘑菇放进带来的旅行袋中。

  子洲好奇地看着爷爷问:爷爷,你怎么知道这有蘑菇的?

  爷爷边采边回答说:咱们刚才来的时候不是经过了一个小山岗嘛!爷爷就站在上面这么一看,发现这的草又绿又密,所以这儿肯定有很多的蘑菇……

  爷爷还没说完,子洲便抢着说:我知道,我知道,这说明这儿的水分充足……因为,因为蘑菇都长在潮湿的地方!

  爷爷笑着点点头说:呵呵,子洲真聪明!

  子洲得意地说:这是我看书知道的,《少儿小百科全书》,还是爸爸给我买的呢……

  说到这里,子洲停下了。

  爷爷看看子洲,忽然高声提议:洲啊!你敢和爷爷比赛吗?

  子洲疑惑的看着爷爷问:比什么?

  爷爷认真地说:比,比谁采的蘑菇多。

  子洲想了想:好,那输的怎么办呀?

  爷爷指着旅行包:输的回家的时候拿这个。

  子洲看着旅行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  空旷的原野中传来爷爷和子洲的声音:预备,开始!--

  墨绿色的草甸子上两个草帽快速的移动着。

  旅行袋里的蘑菇逐渐增多,不一会儿,已有多半袋了。

  爷爷和子洲脸上淌着汗水,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成果。

 

24、霞镇田间小路 日/外

  子洲和爷爷走在田间小路上。

  爷爷拎着旅行包笑眯眯的说:嗯,今天的收获真不小啊!

  子洲跟着爷爷,皱着眉头说:我来拎着吧!我来拎着!今天我输了嘛!

  爷爷晃了晃包说:你能拎动?

  子洲犹豫了一下说:那咱们一起抬吧!

  爷爷摆摆手说:没事儿没事儿!爷爷拿着就行了。

  子洲倔强的说:那总得让我干点儿什么吧!

  爷爷停顿了一下说:好吧,那你给爷爷讲个笑话吧。

  子洲胸有成竹地说:没问题!

  子洲开始讲了:有一天,儿子对妈妈说:妈妈,我以后要去南极探险。妈妈很高兴。儿子又说:我从现在起要做准备工作了!妈妈问:什么准备工作?儿子说:从现在起我要锻炼耐寒能力,每天吃两支雪糕!’”

  爷爷听完呵呵笑了起来。

  子洲见爷爷笑了,自己也笑了。

  爷爷乐呵呵的说:洲啊,爷爷也给你讲个笑话吧!

  子洲高兴的点点头。

  爷爷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:从前,有个财主,他有个傻儿子都二十岁了还不识字。于是他就请了个老师教儿子。第一天,傻儿子画了一横,老师说这是;第二天,傻儿子画了两横,老师说这是;第三天,傻儿子画了三横,老师说这是。于是,傻儿子便以为写字如此简单,就叫父亲辞掉了老师。过了几天,财主请一个姓万的人做客,就叫傻儿子写个帖子。傻儿子从早上写到中午还没写完,财主就叫人去问,就听傻儿子说:这人姓什么不好!偏偏姓万,到现在我才写到三千!

  子洲听完哈哈大笑着:哈哈,还有这么傻的人!

  爷爷见子洲笑得这么开心,也哈哈的笑着。

  子洲抬头看着爷爷,伸手牵住了爷爷的手臂。

  天空中回荡着子洲和爷爷的笑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