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十 的博客

我的文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篇小说/子洲的故事(3)  

2010-11-12 12:18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子洲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中篇小说)

鲍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7

 

爷爷终于拿定主意让子洲留下来,他给子洲的妈妈写了一封信,说了这件事,说了子洲的想法,也说了自己的想法,他让子洲的妈妈放心,他能把子洲养大。爷爷写这封信写了好几天,感觉就像写一篇文章似的,写得极认真,写得深思熟虑,认为写得充满了道理。这时候,他倒担心起来,担心子洲的妈妈不同意,把信邮走以后,又担心了好几天,直到子洲的妈妈来了一封信。妈妈的信很短,写得也很客气,主要的意思是她同意这样做。爷爷一下子放了心。虽然如此,有些话还是让爷爷很不痛快,很伤心。比如她说,她和厚泽的婚姻,基本上是一个错误,因此子洲也是一个错误。但是,她说,无论如何,子洲是我生下的,从这点考虑,如果他将来需要我帮助,我还是会帮助的,如果他需要钱,我会给他的。

爷爷看完信,三把两把就扯碎了。爷爷骂道:“谁要你的臭钱!谁要你的臭钱!……”

爷爷没对子洲说起这件事。

又过了几天,学校开学了。学校的操场上一下子热闹起来。爷爷早就找了校长,把子洲上学的事安排好了。开学一分班,子洲被分到了初一(1)班。国泰、万良、程敢、吴二柱,还有娇娇,恰好也都分在这个班里。

昨天晚上,爷爷把子洲叫到跟前,对他说:“明天就开学了,听我说,你要好好学习,好好学习……”

爷爷的神情十分严肃,从来没这么严肃过。爷爷本来还想了一些别的话,却只说了这么一句,别的都没说。

爷爷站着,子洲也站着。爷爷看着子洲的脑瓜顶,子洲看着爷爷的纽扣。

子洲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子洲决定给从前一个要好的同学写一封信。虽然他早就料到自己不会再和他(还有其他人)同学了,但是,直到这时似乎才真正地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他突然有点难过。他铺开了作文本,还没落笔,便先自哭了。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纸上,白纸立刻湿了一片。

爷爷问他:“你在那儿干啥呢,洲?”

爷爷这一问,子洲哭得更凶了。不过,他并不想让爷爷看见他哭,他怕爷爷伤心,也怕爷爷让他回到妈妈那儿去。

子洲说:“我没干啥,爷爷。”

爷爷说:“没干啥就睡觉吧,明天得早起了。”

有一阵儿,子洲又不想写这封信了。想了想,他还是写了。不过这时他已经哭过了,头脑冷静了下来。

他写道:从这学期开始,我就不能和你同学了,我已经来到了一个新地方,我将在这里上中学。开学的时候,你肯定见不到我,别的同学也见不到我,那么,你别奇怪,告诉别人也别奇怪……

他又写道:我现在在我爷爷家,这个地方叫霞镇。这里的中学有一个大操场,有咱们原来的学校的操场五倍那样大。我在这里已经有了几个新朋友……

他又写道:其实我还是挺想念你的,也想念其他的同学,也想念刘老师,咱们从一年级一直到六年级,咱们还给许多同学都起了外号,你叫小胖猪(你可别生气),对不对?

写到这儿,子洲禁不住笑了一下。刚笑过,又要哭了。他就不写了。他想,其实不写也没关系的,他们见不到我,肯定会打电话问妈妈,她会告诉他们的。尽管这样想,还是把信写完了。他把信折好了,放进书包里,打算明天抽时间邮出去。

他后来还写道:你告诉同学们,不用担心我,我在霞镇挺好的。我爷爷对我特别好,刚才他还对我说。让我好好学习,我会好好学习的,我保证……

他本来学想邀请他和同们们有时间到霞镇来玩儿的,想了想,觉得没必要,再说两张纸已经写满了,就没写。

子洲上学以后没有一点儿不适应的感觉,因为他对这个环境早就十分熟悉了。他们班的班主任是个老教师,姓孙,脸有点窄。有一天,他对爷爷说:“你家龚子洲挺好的,挺聪明……”

爷爷听了非常高兴,他说:“是吗?是吗?……这我就放心啦!”

过些日子,爷爷收到了一个邮包,一看地址,是子洲的妈妈寄来的。打开一看,全是子洲的衣服,毛衣毛裤,棉衣棉裤,里面还夹了一封信。妈妈在信上说,这些都是子洲的衣服,现在全部寄过去。如果子洲有用钱的地方,尽管来信。看了这封短信,爷爷同样又生了一回气,爷爷知道,这女人真是不想再让子洲回去了。真没见过这样的女人!爷爷甚至想把这些衣服再给她邮回去,爷爷对自己说,不就是几件衣服吗?我给他买!爷爷转念一想,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,再说那要花很多钱的。爷爷没有那么多钱,爷爷知道这一点。

这天晚上,子洲也看见了这些衣服。爷爷曾经揣测子洲看见这些衣服以后会怎么想,他会不会不穿这些衣服呢?他会不会很生气呢?不料子洲十分的淡漠,他只是看了一眼,就忙别的去了,忙着写作业。

爷爷见了,暗暗地点了点头。

自打开学以来,子洲学习一直非常认真。前几天,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,题目是《记我最熟悉的人》,子洲写了爸爸。作文被老师当做范文在班级读了,竟然把全班同学连同老师都给读哭了。后来爷爷看了这篇作文,竟然也哭了。爷爷也很吃惊,吃惊子洲小小的年纪,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在那篇作文里,在写了爸爸的“事迹”后,子洲写道:“爸爸是在霞镇长大的。爸爸是不被人理解的,可是,霞镇的人理解他。爸爸应该满足了。如今我也来到了霞镇,我也要在霞镇长大。霞镇的人都说爸爸是个好孩子,我也要当一个好孩子。”

 

8

 

过了几天,爷爷病了。

那天夜里,爷爷想到外面去巡察巡察,从炕上起来,突然觉得一阵头晕,就像脑袋裹扎进了无数的银针,炸裂般地痛。

四周漆黑一团,黑暗中传来子洲均匀的无忧无虑的呼吸声,屋外则响着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声,秋风吹着操场四周的杨树。

尽管这样,爷爷仍然坚持出了门。他左手拿着手电,右手拎了一把铁锹。手里是新换的电池,十分亮,一晃一晃就像手里握了一柄长剑。

在外边走了一圈儿,爷爷的头就不那么痛了,只是觉得冷,冷得浑身颤抖。爷爷心想,这天儿,说冷这就冷了!回到屋里,赶紧熄了手电,钻进被窝睡了。

这一觉睡得长,一直睡到子洲醒来,爷爷还没醒。子洲本不想打扰爷爷,他知道他爷夜里辛苦,打算自己将昨天的剩饭热一热吃了,赶紧上学去,不料把爷爷惊醒了。

爷爷说:“子洲自己弄饭吃啊!”

说着想起来,刚一动,头立刻又痛起来。

子洲说:“爷爷你怎么了?”

子洲过来摸了摸爷爷的额头,吃惊地说:“爷爷你病了!你脑袋真烫!”

爷爷知道自己病了。

可是爷爷说:“我这是感冒了,没事儿,躺一会儿就好了,你先吃了饭上课去吧!”

子洲自己热了饭。子洲这是第一次自己弄饭吃,他倒没觉得怎么难,只是有点笨手笨脚的。子洲对爷爷说:“爷爷你不吃吗?”

爷爷说:“我呆会儿再吃。你先吃。吃了好上学。”

子洲自己吃了早饭,上学去了。临走的时候,又摸了摸他爷的额头,说:“还是那么烫。你保证呆会儿就能好吗?”

爷爷说:“差不多。”

子洲上学以后,每次下课都要跑回来看看,看爷爷好没好,起没起来吃饭。可是直到中午,爷爷也没好,也没起来吃饭。不仅如此,爷爷的脸色还特别难看,似乎突然间,人就瘦了一圈儿。

爷爷就那样在炕上昏睡着。

子洲突然害怕起来,当下就哭了,接着跑去找到校长,哭着对他说:“我爷爷……你们快去看看我爷爷吧!”

校长很吃惊,忙问:“你爷爷怎么了?”

校长又叫了另一位老师,跟子洲来到爷爷跟前,他也摸摸爷爷的额头,马上说:“这老头病得挺厉害呀!快找个车拉医院去!”

子洲跟着大家去了医院。霞镇的医院比城里的医院小多了,可是,医院里的气味都是一样的。子洲一闻到那种气味,立刻想起了爸爸。这种气味让子洲害怕。

医院的大夫说:“快,上急珍室吧!”

大夫给爷爷检查。爷爷一直昏迷着,就像死了一样。

大夫说:“是肺感染。”

站在一边的子洲突然哭起来,他对大夫说:“我爷爷不能死吧?叔叔,我爷爷不能死吧!……”

大夫什么也没说,只是看了子洲一眼,大夫的神情特别凝重。

子洲害怕极了。大夫给爷爷打上了点滴。大夫让大家离开病房。别人都走了,只有子洲不走。子洲死死抓住爷爷的病床,说:“我不走!我就是不走!”

这时校长说:“就让他留在这儿吧!不过,你可不能出声儿。你爷爷没事儿……”

这时子洲已经不哭了,他只感到害怕。别人都走了以后,他搬了一张凳子,坐在爷爷身边。爷爷始终昏睡着。在子洲眼里,爷爷和爸爸简直是一模一样的,而爸爸已经死了,那么爷爷呢?爷爷也会死吧?

爷爷的手上插着针头,那只手又干又瘦。子洲好几次想摸摸爷爷的手,可是他不敢摸。他就不再看爷爷的手了,他只看着针管中间的那个气囊,看药水在那儿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……

爷爷果然死了。有人拿来了一块白布,把爷爷从头到脚裹了起来。爷爷也对他说:“子洲,去把窗户打开……”他刚去打开窗户,爷爷就死了。他突然就哭了。他的心是那么疼,就像被一只手给攥住了。他抽抽咽咽的,哭得那么伤心。这时候,他听见有人叫他:“子洲,子洲……”

子洲睁开眼睛一看,面前站着月欣。他哭得更凶了,他说:“我爷爷死了,阿姨,我爷爷死了……”

他听月欣说:“别瞎说,子洲……”

子洲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。

月欣一下子把子洲抱进了怀里。她说:“好孩子,子洲,好孩子……”

月欣突然也哭了。

她拍着子洲的后背,又说了一遍:“好孩子,子洲,好孩子……”

到这天傍晚,爷爷终于醒了过来。他满眼的疑惑,问:“这是哪儿?我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

子洲一下子就笑了,叫道:“爷爷醒了!爷爷醒了!”

月欣也笑了。爷爷这才看见了子洲和月欣,爷爷说:“这不是医院吗?我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

爷爷虽然醒过来了,却不能马上出院,必需治疗一阵,要把被感染的地方全部治掉才行,这是大夫说的。

这样一来,爷爷就不能上班了,学校只好安排教师们轮流替爷爷值班。

月欣想让子洲到她家去。月欣对子洲说:“你就在阿姨家呆几天吧!等爷爷出了院,你再回来!”

子洲不同意,他说:“我不去。我还要陪爷爷呢!”

月欣又说:“爷爷不用你陪,医院的大夫会照顾他的。再说你还得上学呢!”

子洲又说:“不。”

月欣没有办法了,心想,这孩子可真够犟的。

爷爷在医院里呆了七天。第一天晚上,只有子洲一个人呆在家里。家里少了爷爷,好像整个屋里都是空的,空得他心里直发毛。子洲心想,我不能再没有爷爷了!子洲反反复复这样想,我不能再没有爷爷啦!

第二天早上,子洲早早就起来了,做了饭,自己先吃了,又用饭盒给爷爷盛了一份儿,送到了医院去,送的是大米稀粥,外加一个煮鸡蛋。他快去快回,回来还得上学呢!

中午仍是这样。中午送的还是大米稀粥和煮鸡蛋。他连跑带颠儿,到了医院的门。没想到脚下一滑,一下摔倒了。这下可糟了,粥和鸡蛋撒了一地。

幸好月欣走过来了。月欣也给爷爷送饭来了。月欣和子洲商量:“以后,你就不用送饭了,我给爷爷送,怎么样?”

子洲垂头丧气的,满脸的懊悔,只好答应了。

子洲的同学们也知道了爷爷住院的事,大家都特别关心,尤其是国泰,非让子洲到他家里去住不可,子洲不同意,国泰只好想了另一个主意,他对子洲说:“要不,我到你家来住吧!省得你晚上害怕……”

子洲仍然不同意,他说:“我不害怕。”

子洲就说了这么一句话,说完转身就走,离开了国泰。

爷爷出院那天,子洲来接爷爷。爷爷虽然好了病,身体还很虚弱。子洲说:“爷爷,我搀着你走。”

爷爷笑了笑,说:“好啊!”

子洲和爷爷走出了医院。爷爷停了一下,回过头朝医院看了一眼,说:“这地方,我可不想再来了。”

爷爷的身体很重,子洲一会儿就感觉到了这一点,可他咬紧牙关,一声不吭。

爷爷说:“我就是觉得腿软。”

爷爷又说:“我还以为我出不了医院的大门了。我还以为这次得死在这里了。我天天晚上都梦见我死了。可是我想,我死了子洲怎么办呢!我想我不能死。我就对自己说,你不能死!你要看着子洲长大,他长大了你再死!……”

子洲叫了一声:“爷爷……!”

爷爷说:“歇一会儿,咱们歇一会儿再走。……”

子洲和爷爷停下来。子洲突然感到手背上凉了一下。子洲抬头一看,原来爷爷哭了,爷爷满眼的泪,爷爷的眼泪又饱满又混浊。

子洲又叫了一声:“爷爷!”

子洲也哭起来。他说:“爷爷你没死!你这不都出院了嘛!……”

爷爷便说:“我没死!是呀是呀……我没死!”

爷爷又笑了,他笑得吭哧吭哧的,又空洞又干燥。爷爷笑的时候,仍然流着泪。

爷爷出院那天,尽管天气很冷,阳光却相当好,阳光明晃晃的,就像一片水。

爷爷说:“咱们走吧,我歇过来了。”

爷爷出院那天,霞镇的许多人都看见了子洲搀着爷爷走在街上的情形。

 

9

 

这年冬天,快放寒假的时候,子洲的妈妈来到了霞镇。当时子洲正在上课,爷爷把他从教室里叫出来,告诉了这件事。子洲立刻愣住了。子洲愣了一会儿,才说:“她来就来吧,我得上课去了。”

子洲说完这话,转身就跑回教室去了。

当时是在下午。子洲见到妈妈,已经是放学以后。整整一个下午,子洲都没离开教室,下课的时候也没离开。子洲听课一直是十分专心的,今天总是走神儿,为此被老师点名儿好几次。整整一个下午,他都心思恍惚。子洲的心思十分乱,他又伤心又愤怒,想法十分多。放学的时候,他仍然不想去见妈妈,他对国泰说:“国泰,放了学我上你家去呀!”

国泰很高兴,说:“好呀!”

放了学,国泰拉着子洲就往家里跑。不料刚出教室,就碰上了妈妈和爷爷。

子洲听见妈妈叫了他一声:“子洲!……”

子洲又听见爷爷也叫了他一声:“子洲!……”

子洲看见妈妈和爷爷就在教室门口站着。子洲这才站下了。国泰拉了他一下:“怎么站下了,走呀!”

子洲只好说:“国泰你走吧,我不去了。”

子洲看着妈妈,妈妈的头发又黑又亮,就像个电影演员。子洲的眼睛突然一热,差一点就要跑出去把她抱住了。可是他心里有个地方动了一下,就像一块石子扔进水里一样,还“咚”地响了一声,他就站下了。然后才朝妈妈走过去。

子洲的妈妈似乎很尴尬。她又叫了一声:“子洲!……”

子洲在妈妈跟前站下了。他的样子十分冷静。他说:“你怎么上这儿来了?”

子洲的妈妈试图拉住子洲的手,可是子洲把手背到身后去了。

子洲后来知道,妈妈到霞镇来,是要把他接回去,接到城里去。子洲还知道,那个钱加玺又看上了另一个女人,因此跟妈妈离婚了。这些都是妈妈告诉他的。在说这些事儿时,妈妈甚至哭了,她一边流泪一边说话,还真的使子洲难过起来。

妈妈还给爷爷带了些东西,尽管爷爷动都没动,爷爷不是说:“子洲,要不,就跟你妈回去吧!”

子洲始终没有说话,这时他看了爷爷一眼,轻轻地说了一声:“不。……”

一听这话,无论妈妈还是爷爷,一下都愣住了。

然后子洲对爷爷说:“爷爷,几点了?还不做饭啊?我都饿了。……”

爷爷说:“我也饿了。好,做饭,这就做饭。”

因为子洲的妈妈来了,爷爷特意做了四样菜,还有一条鲤鱼。

子洲真的饿了,因此吃得十分香,狼吞虎咽的,吃得呱叽呱叽直响,吃得头上出了汗。爷爷吃得也很香,只是他的牙不好,因此小心翼翼的。子洲的妈妈却一口也没吃,如果不是嫌饭菜不可口,就是没有心思吃了。

 

发表于《电视·电影·文学》2000年第5期;20068月获得第七届“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·文学奖”;2010年11月,《子洲的故事》被译成日文,题目改做《子洲の物语》,刊于日本《中国现代文学》2010年第6期(译者:関口美幸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8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