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十 的博客

我的文学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笔/感动别人,温暖自己  

2011-01-08 09:08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感动别人,温暖自己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鲍十

 

我是在北方乡村长大的。我的老家是东北平原上的一个村庄,偏僻也闭塞。记得当时家家都装有广播喇叭,这便是我们和外界沟通的唯一渠道。通过广播听新闻,听长篇小说和评书联播,还可以听生产队的通知。幸好有了广播,我们与外界才不至于完全隔绝。另外,我至今说不清楚为什么,在我们那个村子里,居然有很多喜欢看书的人,当然也有一些书,长篇小说和神话传说什么的。小说都是当年特别流行的,诸如《红岩》、《战斗的青春》、《烈火金刚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红日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雁飞塞北》、《红旗谱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三侠五义》等,甚至还有一本《醒世恒言》。这些书仿佛一种独特的“货币”,在每个喜欢读书的人手上“流通”,由于看的人太多,基本上都残破了。

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,这些书我就统统看过了。

大概就是这些书,在我心里种下了文学的种子吧?

听我妈妈说,我小时候是那种性格很蔫的人,但是很有“心眼儿”,平常很喜欢听大人们说话,听的时候一声不吭。妈妈说得没错。特别是听大人们说话这一点,我确实是那样的。当时生产队有个队房子,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那儿,因为那儿经常有人,而且他们一定会说话。他们的话题相当广泛,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(都是从广播里听来的)、历史上有名的人物(有真实的和虚构的)、本村发生的是是非非(包括男女之间的暧昧故事),还有一些农耕经验,等等。有时候可以看见他们吵架,有时候还会动手。对我来说,这一切都是特别有趣的。有趣极了!我觉得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些事可能开发了我在某些方面的“智力”。

不过,使我真正对文学发生兴趣地还是我上中学时的一位老师,他名叫郝克南,是我们本地人,后来出去当兵,在部队搞新闻报道,似乎是“师部”(也可能是“军部”)报道组的,已经“转干”了,后来好像犯了什么错误,就从部队回来了。他回来的那年,我已经快要中学毕业了。他教我们语文课,兼当班主任。上课的时候,有时候他会情不自禁地讲一些自己写作的事情,讲他如何跟随部队采访,如何帮房东大娘打水扫院子,如何熬夜写文章。他写的文章不光通讯报道,他还写散文,写特写,写“影评”。有一次,他还特意拿来了一张《解放军报》,给我们读了一篇他写的有关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《生死不屈》的影评文章,让我们大为震惊也大为感动。

不久他布置了一篇作文,在讲评的时候,他不仅把我的作文当范文读了,还对我做了非常隆重的表扬。现在我已记不清他当时是怎么说的,总之认为我写得好。他对我个人的关怀就是从这次作文以后开始的。他还把我叫到办公室,特意给我布置了任务,让我每周写两篇作文,交给他单独批改。我真的这样做了。每次把作文交给他,他都会把我叫到办公室,面对面地跟我讲,这篇作文如何如何,哪儿好哪儿不好。我必须承认,这件事对我影响非常大,大到决定了我一生的命运。就在我中学毕业时,郝老师还专门跟我谈了一次话,让我不要放弃写文章,不管多苦多累也不要放弃,记得他说,以后你就要回农村了,这也许是你的一条出路。这句话我永远忘不了!

现在郝老师已经不在了。事实上,他去世已经几十年了。我后来听说,他因为一直心情不好,竟染上了喝大酒(酗酒)的毛病,最后患了肝癌,去世时还不到五十岁。

我闻讯后大恸,大哭!

悲哉,恩师!

1978年,是我改变人生命运的一年。这一年,我考上了黑龙江省艺术学校的戏剧文学专业,先读了两年中专,又读了三年大专。在艺校的几年,使我扩大了眼界,同时也读了大量的文学名著。当时学校很强调专业思想,就是鼓励大家写剧本。我的专业思想可能是最不稳定的,我当时最喜欢的事儿就是读书,只有读书。可以说,在艺校那几年,我是读书最多的学生之一。当时图书馆里收藏的文学书我几乎全部读过。其中包括《契诃夫短篇小说选》、《莫伯桑短篇小说选》、鲁迅的小说、沈从文的小说、茅盾的小说、巴金的小说、萧红的小说、汪曾祺的小说、丁玲的小说、《叶紫选集》、《柔石选集》、《艾芜选集》、《静静的顿河》、《老人与海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外国现代派作品选》、巴尔扎克的小说、托尔斯泰的小说、高尔基的小说……数不胜数。

经过多年的准备,1989年,我正式决定当作家,同时正式开始写作。当然,我的写作道路并不顺畅,其中充满了艰难困苦。但我一直坚持着,写着,思考着,在写作的过程中痛苦着也快乐着。在我写作的第十年,也就是1998年,我的一个中篇小说《纪念》在《中国作家》发表了。这篇小说给我带来了好运。一是《作品与争鸣》转载了这篇小说,二是它被改编成了电影,就是那部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。据我了解,这部电影感动了很多人,而我,也在别人的感动中获得了温暖。这是一个作家的温暖,这种温暖至高无上。

今年,由我编剧的另外一部电影《樱桃》(中日合拍片,苗圃主演)也正式上映了,据我在网上搜索到的消息,凡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人,也都非常感动。报纸在介绍这部电影时还特别提醒大家,要“自备纸巾”。

在观众的感动中,我再一次获得了温暖。

 

(刊于《新世纪文坛》2010年第12期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1571)| 评论(1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